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网络直播:狂欢背后的反思

          前不久,“大学生直播卖菜”、“快手大妈直播自虐”、“吃播少女大胃王”等看似耸人听闻的话题屡屡刷上了热搜头条,仔细剖析这些“标题党”,它们都包裹着一层华丽的糖衣——网络直播。作为互联网最新的传播形式,近一年来直播市场风生水起,截止去年,我国网络直播平台已达200余家,用户量2亿。可仔细拨开这层糖衣,看看它的内核,发现其中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值得关注的,网络直播的受众群日益年轻化,据一份网络调查,不满22岁的青少年占比77%,大学生占据了46%。“网络直播”究竟是全民狂欢,还是暗藏祸心?面对网络直播,大学生,你们怎么看?

                               新势力·乱之源

          网络直播内容包罗万象,形式千变万化,当下大学生对网络直播的接受程度不但增加。前一段时间,我在班级做了一次问卷调查,有71.5%的同学观看过网络直播,其中50.5%的同学是为了娱乐打发时间,仅有7.5%的同学用来学习;47.5%的同学平均一天观看时间在1小时以内,26.5%的同学观看时间在3小时以上,5%的同学曾经做过主播。参与直播的原因有娱乐、消磨时间、取得关注、获得收入等。

          巨大资本的涌入,网络直播市场的扩大也带来了看似不可避免的“乱”。直播的内容可以是吃饭、逛街、唱歌、闲聊、游戏甚至睡觉,90%的都是空洞无聊的,更有甚者屡屡触碰道德底线,袒胸露背的色情表演、低俗猎奇的掘墓探险,违反公德的飙车耍横,打着吸引眼球的旗号,行为却触犯社会公序良俗甚至法律的底线。

     

                               热直播·冷思考

         直播时代的狂热背后是怎样的社会心理,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影响?“热”的直播更需要我们“冷”的思考和剖析。唯物辩证法认为:任何事物都是互相联系的,事件的发生是内因和外因综合作用的结果。

         直播之热,其外在原因大致三点:一是终端设备普及,手机的功能日益先进,从“人人都有麦克风”进化到“人人都是直播车”,仅一台手机,五寸屏幕就可以成为一个“秀场”,面向千万人进行“live秀”;二是门槛低,监管弱,网络直播平易近人,没有身份、学历、年龄限制。三是利益驱使,各类炒作和吸引眼球的内容出现,带来的确实真金白银的收益。   

         直播之热,更重要的是内在原因。在我看来,有两点值得思考。一是在社会认同中寻找自我认同。当下90后青年大多有一个通病:极其强调个性发展,同时心理承受能力差,不安全感重。英国社会学大师安东尼·吉登斯曾说“当个人在社会中无法继续依赖家庭、传统等认同来源,他们每天必须从生活方式的无穷变化汇中界定自己”。而千人千面的网络直播就为年轻人提供了一个自我认同的途径。当下年轻人把对社会的不满通过“网络红人们”之口说出,比如papi酱,咪蒙等网络大V,他们的言论和文章充斥着吐槽和不屑,通过酣畅淋漓的痛骂直击青年人的痛点,帮他们在虚拟的网络世界找到对现世不满的共鸣,从而在一众“弹幕”的千呼百应中找到自我认同。社交网络中的各位“键盘侠”大多是非理性的,言论不能模棱两可,越极端偏执,越充满戾气,就越多人呼应点赞。但是这种反向的情绪的不断积累,让人更加不能理性的思考现实的矛盾,反而强化心理负担。

          二是网络直播产生共生状态的舒适感。直播的氛围大多展示轻松、愉悦。这是营造的一种共生状态。共生状态,举例就如一个刚出生的小Baby无法将自己和周遭的世界从意识上分离出来。他会以为自己饿的时候全世界都饿,自己痛的时候全世界都痛。而心理学称这种状态为“共生”。每个人都想返回共生状态,因为在那种状态下,一切都好像由自己掌控。这种看似最自由的状态实际上却是最无能的状态!而网络直播带来的心理舒适也来源于共生状态,事实上如果沉溺于这种虚妄的舒适,可能会自我极度膨胀而不自知,心智永远无法真正成熟。

     

                                乱象·繁荣

          当下网络直播出现的“怪相”与“乱象”对青少年的成长无疑是有害的。大学时期是青少年价值形成的重要阶段,网络直播带来的肆意狂欢,导致大学生价值观的异化,尤其值得我们关注和警惕。我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义利观。有了汽车就不愿意走路有了电邮就放弃了写信有了外卖就不必出门吃饭只要人生中有捷径,那捷径很快就会成为唯一的路。当网络主播们动动嘴就可以赚的丰厚收入,青年还会为了未来美好的生活付出汗水和泪水吗。二是荣辱观。网络平台缺乏监管,传播的内容没有经过过滤,为了吸引眼球博得人气,不惜挑战道德底线,审美变成审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社会的价值取向扭曲。三是享乐观。有学者说:“网络直播朝着泛娱乐化方向演变,提供的肤浅甚至是恶俗的快乐是欲望发泄式的,缺乏思索和精神参与”。如果我们的文化悄无声息的变成了娱乐的附庸,那么人类就会成为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但同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直播只是一个平台,关键看人如何去利用和引导它,就如网络这把双刃剑本身,是形成“乱象”还是汇聚“繁荣”,得看这把剑握在什么人手中,用什么样的姿势去挥舞。

          现如今网络直播也在监管之下正本清源,其优势也在不断加以发挥。比如网络直播可以让资源配置更加广泛和合理,特别是教育领域,直播课堂让授课层面更广;比如网络直播线上线下互动性强,效率更好,政府可以利用直播让自己的办公更加公正公平。而直播时代,辅导员也要“因事而化、因时而进、因势而新”,也许某一天,我也会在直播中“上思政课”或是“开集中班会”,与同学们更好的互动。

          所以,网络直播并不是洪水猛兽,它需要引导,只有消弭乱象,才能长久繁荣。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