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直播时代与网络思想政治教育


    直播时代,我们有三种选择:不看直播、自己做直播、看别人直播。



            直播是2016年一道靓丽的风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CI)发布的《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表明,截止2016年6月,中国的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人,占网民数量的45.8%。这意味着,几乎一半的网民都在看直播,我们已经进入直播时代了吗?



            男生着迷的LOL和DOAT实战视频,女生追捧的家长里短买买买的papi酱酱,罗辑思维的罗振宇每天精心准备的60秒,可能算不上直播。因为作品几乎是录制和后期加工完成。

            以前,我们听相声、听评书、听戏曲吟唱;后来,我们听收音机、广播。老家村里现在每天早上还有广播,播放工作人员总是起的很早和很准时。后来,我们看电视、看电影、看电脑、看iPad、看手机。到现在,看直播。直播,我们究竟看什么?放眼周围,大学生使用较多的网络直播大多为真人秀直播、体育直播、优秀直播等。早期直播,乱象丛生。有人直播色情、造人、吞蛇、蹦极、鬼屋等,还有直播爷爷葬礼的。怎么撩拨怎么来,怎么奇葩怎么来,怎么无节操怎么来,怎么脑洞大开怎么来。在直播时代下,一觉醒来,人已经火了,睡觉网红也成佳话。突然“网红”其实很难,除了靠颜值,吹拉弹唱,功夫了得的实力派也更容易吸睛、吸粉。

            有些风气也感染了大学校园:男大学生直播杀害女友,女大学生直播流产……。大学生不是看客,他们对新事物保持着一贯的热情。直播,很多少男少女跃跃欲试。前几日,在一个书吧点了杯奶茶。旁边工作的妹纸(兼职大学生),一边开着手机直播,一边吃着米线。时不时的来一句“谢谢点亮!”“谢谢XXX的小黄瓜!”“谢谢XXX的汽车”,估计很多年长的人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大多时候,青年人并不在意老一辈人是否理解他们的兴趣和行为,开心就好)。

            直播,我们究竟看什么?看脸,看颜值,看技艺。乍看倒是合情合理,人对于美的事物总是很热衷,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像潘安这样的美男子走到哪里也是被女人们被围观。重庆话中有个词指人们去看(瞧或者瞄)美女叫做“打望”。直播让“打望”门槛低,而且很方便,直播APP下载和安装非常便捷,甚至不用注册,用微信、微博、QQ等账号就可登录。

            对于直播主角而言,我们无可厚非,算是一个“新职业”、“活路”。对于看直播的盆友,我们也不可嗤之以鼻,看真人秀,绝大多数情况,娱乐而已,看脸、点赞、送礼,这跟去大街上看热闹、耍猴、卖艺、说书等差不多,图个开心,高兴的叫声好,给两钱,不高兴的也不多看,扭头走人(用血本送道具的无外乎两种人,托儿或者土豪,我们不予讨论)。这个意义上,直播并非形式创新,只是用好了网络平台而已。如此,“互联网+”的活力和力量你该认识到了吧!

            我并不认为,许多大学生每天无聊到几个小时“走街串巷”打开直播间看直播。大多数人,无非也就是偶尔消遣罢了。当然,直播也可能是一种交际方式,一种网络“party”,时不时的呼唤朋友、熟人,围观或者捧场。

            美学上讲,审美是无功利的。当直播的背后是资本的注入与利润的攫取,美的无功利可能就被弱化。所以,当道具和打赏狂热进行时,审美恐怕谈不上了,更多是功利或者欲。

            谈论直播,需要想想这种形式带给我们教育的意义和影响。直播+大学生,会发生什么呢?

            我们身边可能不缺乏这样的大学生,白天上课,晚上在自己的直播间(有可能就是学生寝室)开直播。一部分人算是尝试新事物,一部分人可能想给自己找点零花钱,还有人可能是想一夜“网红”。 直播,是一个技术活,是一个辛苦活。月入过万的只是少数传说,每天直播数小时的工作量可能会让人身心俱疲。真心倡导不要在寝室直播,因为这会涉及室友隐私和他人休息。

            有时候,我们习惯性的偷窥别人。有时候,我们并不习惯让别人看。一个纪录片,讲一名美国男子自己做实验,在自己家各个空间安装摄像头进行直播,虽然吸粉不少,但这种直播改变了他的生活样态和家庭关系,他最终选择退出。并不是任何人都适合把自己暴露在大庭广众和世人眼中。在数字化时代,每个人的资料和数据都会被记录和适时被翻开,你不能保证某一段直播会让你感到“苦恼”和成为“黑历史”。

            某知名视频直播平台内容审核主管谈到不可能每一个直播间都安排人员去把关,实时直播的播主们很难监控,这时候制度和道德的规范缺一不可。文化部先是查处一批涉嫌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危害社会公德内容的网络直播平台,接着印发《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随后将会要求直播平台和直播人员“持证上岗”,国家对网络平台管理必然逐渐常态化和正规化。

            因为学校学生会推出了几期直播专题活动,我下载了某直播APP。大学生组织和个人尝试和使用直播可能会成为一股“热风”。习总书记指出,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要强化思想引领,牢牢把握高校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对直播的监管和管理,如何使用直播开展思想政治教育,成为需要讨论的问题。

            你不能估量一场社会人士精心策划的自杀直播、宗教仪式,会有多少大学生进行观看;你也不能估量,学生直播校内突发事件引起的社会舆论和效应;你也不能排除有大学生急于吸眼或者吸粉,将所在学院和大学送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堵”与“疏”,是一个经典命题。对直播,我们需要一手抓管理,一手抓教育。应势利导,正反结合。管理,重在制度和规范,如针对大学组织和社团新闻审查和发布制度、针对学生寝室网络使用规范等。教育,重在行为和道德引导。一方面,我们要引导学生认识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直播运行机制,引导学生合理看待和正规使用平台,做中国好网民。要健康使用好直播工具与平台,做合格直播者,也要做敏感观看者,及时举报不良直播。另一方面,我们的思想政治教育要谋划“进驻”直播(并非简单谈“占领”,因为这可能会让我们高估其作用和效果)。直播也是一种手段和工具,可以拿来为教育服务。可汗学院主创者是在给表妹的视频辅导和直播过程中逐步发展起来。直播和思想政治教育相遇,会不会有意想不到的火花?尝试着来一次升旗仪式直播、开学典礼直播、主题教育直播、先进事迹宣讲直播等等,看起来都未曾不可(我们也要面临直播间观看数量的现实问题)。

            习总书记要求:干部要上网、懂网、用好网。很多辅导员其实还没有关注直播及现象,或者说还有不适应感,在他们看来“专门看一个人搔首弄姿”有什么好看的呢?事实,咱们大学生已经好这一口了,这是大学生的“口味”,这是不争的事实。这就像,我们会纳闷年轻人看个电视剧就看电视剧嘛,满屏横飞的弹幕是几个意思,其实,当你打开弹幕之后,可能你也会喜欢上弹幕(弹幕中内容和信息很大)。就起本质而言,弹幕只是我们与别人、交流、分享、学习一种形式而已(阅读别人的见解和思维),网友的强大脑细胞绝对超出你想象。家庭电视剧时间,大家更喜欢围坐一起,其乐融融,边看边聊。我们也可以将弹幕看做孤独追剧的少男少女们一种交流方式而已。所以,换个思维看直播、适应直播、用好直播,是个不错的选择。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