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为什么掉水里的偏偏是“辅导员”?


            “如果你的辅导员掉水里了,你所学的专业能做什么?”这个话题并非最近出现。前两年,北京某大学校友会、DHU学生会的微信公众号相继转载网上神文《如果你的辅导员掉水里了,你会用什么技能来救他?》,其中不乏有“不待见”辅导员的回复者,但那时的评论和回复还比较温和和文艺。



            这两天,这个话题被再次提及并一夜走红。截止撰文时统计:微博“豆瓣菌”这个话题转发6万余次,评论9万余条,点赞量超过3万。很多主流媒体,如成都商报,搜狐教育进行转载,众多高校的官方微信微博媒体也纷纷转载(笔者表示不解!)。


            开始,笔者没有太过敏感,觉得“娱乐”时代,调侃一下辅导员有什么关系?也有同仁说,学生“玩”一下辅导员,也没什么不可以。



            两个因素让我思考更多:一是此次话题的评论基调已经变味,有起草悼词者,有维权追责者,有拍照纪念者,有PS遗像者,有计算捞尸者,有友情通知其老婆者,有计算丧葬费用者,有设计棺材者,越看越瘆的慌。二是辅导员朋友谈到,他的学生在班级群讨论这个话题,学生回复“辅导员掉水里了,我选择静静地等待老师的死亡,然后到处寻找过错方寻求死亡赔偿”,字里行间透露出淡定冷漠与“过度理性”,让人有种不适感。

             不得不问三个问题?

            一、为什么掉水里的偏偏是“辅导员”?

            二、如何看待这些回复与评论?

            三、辅导员要如何教育和引导?


            一、为什么掉水里的偏偏是“辅导员”?

            辅导员同仁们起早贪黑、兢兢业业工作,何以有时候在部分学生心中“可有可无”? 有评论者流露出真心希望辅导员落水中的期望和情感,天啦撸,辅导员做错什么了吗?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即使如此,哪怕陌生人落水,作为人之常情和常理也该尽力营救吧!《孟子·梁惠王上》谈到恻隐之心、不忍之心,对物如此,对人不是更应该如此吗?先不论见义勇为,那是同理心,是人伦,是道德!


            针对辅导员的批评和质疑断断续续,从未停止。一方面,辅导员应该时常听听身边和网上对这个职业声音和评价,然后进行反思和改进。另一方面,维护高校辅导员这份职业的名誉,我们每位辅导员都应该有所作为。


            再次审视辅导员与学生的关系。辅导员应该是离学生最近的人,应该是学生的“人生导师和知心朋友”。如果没有情感和信任基础,构建的师生关系是薄弱的,很难维系。前一阵,网红一时的《辅导员,这样的假条你是批还是不批》话题和帖子,引得众多吃瓜群众围观。辅导员和学生斗智斗勇成为笑谈,深层次的问题是不是应该涉及“师生关系”这个根本问题呢?



            再次思考辅导员的作用和作为。辅导员职业群体应该有所作为和价值。师生关系构建中,嘘寒问暖、陪护照顾、监督管理,都不是核心因素。“为人师表”,居其核心的要素应该是“立德树人”,是辅导员自身人格魅力和对学生思想和价值的引领,这也是学生尊重和诚服辅导员的最重要因素。


            是否存在对辅导员职业价值和意义的解构?相信“调侃”辅导员,可能只是极少数群体,并非主流。可以追问这个问题:如果“辅导员”死掉,是否学生就“自由”了呢?辅导员是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的第一线,如果他们的受众和对象开始频频“无厘头”,可能意味着什么?我不禁想到“十条禁令”中的部分内容,不禁想到一度盛行的污蔑、诋毁革命英雄的言行。(不是笔者不自信,细思极恐!)笔者本身而言,作为一名高校辅导员,不欢迎这种调侃,它对辅导员这个职业和我本身而言,是一种情感伤害!

        

            二、如何看待到这些回复和评论?

            学生的这些回复正常吗?笔者认为,不正常!所负责年级的学生因为学校、学院临时调整行课时间,情绪很大。瞬间,评论和感受刷屏,发状态讽刺,QQ匿名谩骂,向校长写意见信等等。事情最后妥善解决。笔者开始思考,大学生中是否存在着一些不正之风和不良倾向?用三个词概括:暴戾,酸腐,敏感!



            校园的暴戾之气,在“马加爵案”后被广为讨论。近几年,这股气不仅没有得到遏制,反而愈演愈烈,高校的暴力事件和惨案不断,各类学校的“欺凌”和“霸凌”屡禁不止。暴戾之气,在大学生群体中也以各种形态而存在,如在游戏世界谩骂对手,在网络平台匿名言语攻击别人,在班级群爆粗口、使用暴力语言,习惯性使用暴力表情包等。


            酸腐,这个词一般用来形容文人。朱自清在《为什么我们总说文人有种酸腐气?》认为文人的酸腐主要表现是:依附书本,脱离现实;无病呻吟,叹老嗟卑。大学生的“酸腐”也有诸多表现:言行中,讽刺多于讲道理,臆断多于讲实情,批判多于建设性意见。与己利益相关时,不吐不快,追求“话语”快感,满嘴大道理和专业词汇,实则自身未曾深究,略知一二。


            敏感,部分大学生像刺猬,对靠近的任何事物突然全身发力相刺,不论善恶,不分敌友。大学生时常将“撕逼”和“怼”挂在嘴边,付诸行动,已经能够说明一些问题。更有甚者,相邀好友上阵,压迫式语言报复,气氛不比现实中的群架差多少!有人说,现在的大学生普遍缺乏维权意识,在笔者看来,部分学生,动辄谈权利,动辄论自由,动辄讲民主,不是缺乏,是“过强”!


            三、辅导员如何作为?

            辅导员有时候需要“学生虐我千百遍,我待学生如初恋”的境界,这是对辅导员的工作要求,也是辅导员这份工作的不易之处。被“黑”和被“虐”不是我们停滞不前的理由,新情况和新问题,应该是我们工作的着力点、发挥作为的地方、体现价值的地方。


            用心理健康知识和方法塑造大学生阳光心理。2005年,《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的意见》谈到:加强和改进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需要宣传普及心理健康知识,传授心理调适方法,让大学生悦纳自己、善待他人。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见》指出:加强人文关怀和心理疏导,促进大学生身心和人格健康发展。辅导员在日常心理健康教育中的角色和作用还有待加强,通过宣传活动、主题教育、实践环节等帮助大学生加深认知,储备知识,掌握相关方法,培养积极、向上、平和、阳光的优良品格。



            用规则意识教育和法治教育规范大学生网络言行。互联网不是情绪的发泄地,不是语言暴力的晾晒场。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强调:网络空间是网民共同的精神家园,网络空间天朗气清、生态良好,符合人民利益。要引导和教育学生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和制度,做到“明辨是非”,不信谣不传谣,更重要的是谨言慎行和言行自律,积极传播正能量,争做中国好网民。针对学生的错误言行和不正之风,辅导员在网上应该积极发声、回应,让正能量和真善美在网络上回响。


            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人格修养教育引导大学生“修德”。在中国政法大学考察时提出“用真善美来雕琢自己,培养高洁的操行和纯朴的情感”。作为辅导员要以身作则,引导学生读经典、谈经典、化经典,尤其注重让大学生从中学习自我修养和处理人际关系,如《论语》的“君子尚德”、“温良恭俭让”,《孟子》的“赤子之心”与“浩然之气”,《荀子》的“治气养心”,《庄子》的“修真得道”等等,通过持久性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和引导,涵育大学生品德。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