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致辅导员:如何当好“最信任的人”


            家庭关系不和谐会带给大学生许多负面影响,这是不争的事实。这对辅导员工作也提出一些考验和要求,尤其对那些还没有建立“小家”的年轻辅导员们,不得不“不自信”的接下家庭关系和家庭教育突然传递过来的“接力棒”。

    不妨先看下面两个案例:

    案例一

           大学生小梅(化名)因为得知母亲可能被骗入传销组织,压力倍增。某天,学生在宿舍楼顶阳台上哭泣,有轻生嫌疑。保卫人员果断行动,将小梅带到了学院办公室。小梅对其他人一言不发。辅导员耐心开导,终于讲出自己的情况和境遇。小梅的母亲很快来到学校,双方矛盾不可调和,学生甚至抓起剪刀,以自残相威胁,辅导员从中调和与开导,最终以母亲承诺不干涉女儿日常生活而终止。

    案例二

            大学生小敏(化名)突然给辅导员打电话,称与家人关系不合,有过激行为,家人强行将其带到了市精神病医院检查。根据诊断结果和医生建议,将会安排学生在精神科接受长期治疗。学生称自己没有精神疾病,不能忍受那种环境,希望辅导员能帮助她。辅导员和学院一方面求助学校心理健康中心和校医院相关专家,另一方面说服家长到另一家知名医院复诊,同时,抚慰学生情绪,了解详细情况,要求其积极配合诊断,努力恢复与家人的交流和信任。最终,根据复诊结果,家长不再把学生送至精神科接受治疗,并承诺努力弥合家庭成员关系。

            两个案例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家长和学生的矛盾和冲突非常激烈,甚至有些“水火不容”。在部分情境,学生将辅导员当作“最信任”的人,愿意向其倾述和求助,辅导员需要结合自己的知识、经验、能力发挥一定作用。针对以上两个案例,我们有如下分析:


            “被信任”是一种美好的感觉,也是一种责任。学生在危急时刻联系求助辅导员是对其信任。案例二中,在这之前,学生对辅导员“掺和”家庭关系持抵触态度,但是关键时刻选择寻求辅导员的帮助。学生的“信任感”是辅导员做好工作的前提,是辅导员真正成为“人生导师和知心朋友”,开展好“日常思想政治教育”的基础,也是辅导员职业归宿感和获得感的必要因素(暂且不讨论学生事无巨细,“过度信任”辅导员的情况)。此外,学生家长对辅导员充满信任与期待,家长送新生入校,说的多的是那句“拜托老师了”;家长和辅导员电话沟通,说的多的话是那句“让您费心了”,在这些嘱托背后承载的是辅导员职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不排除也有少数家长蛮横无理,耍泼找茬)。很多次,看到学生出现心理、身体、安全问题,闻讯赶来的家长情不自禁的泪水,都会让辅导员思考,做“人”这份工作,是多么不易,也是多么重要!

            辅导员理应成为离学生最近的人,无论是心理还是空间。突发事件,辅导员会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这是工作要求。大学生来自天南海北,远隔他方的家长不能第一时间赶来,学生受伤住院,病情严重转院,情况危急需要手术,被诈骗需要报警,有心理问题需要进行诊断、咨询、治疗等,这都需要有辅导员“坐镇”和“指挥”(还并非简单的陪护和守候),虽然过程很折磨,但是这些环节是心和情的交流与互动,是辅导员和学生关系发酵的好时机。住院需要填写担保人,医生问辅导员在哪?治疗需要签病危通知书,医生问辅导员在哪儿?警察了解调查情况,也问辅导员在哪儿!当了几年辅导员,以前没去或者不常去的地方都去了,派出所、医学心理咨询中心、交巡警大队(也还带领学生志愿者去了社区矫正中心、强制戒毒所、看守所等)以前没机会坐的车也坐了,120急救车,110警车,交警巡逻车等等。有人说,做辅导员工作让人生无可恋,我想说辅导员工作能让我们的社会经验和生命体验有增无减!

            辅导员需着眼本业,有所作为。近几届的全国辅导员职业能力大赛,题目中涉及了现实中诸多的意识形态问题和极端情境,需要辅导员有所担当和作为。很多辅导员同仁们深有同感,什么工作都有戏份,什么工作都在参与。辅导员的主业是什么?长期以来,都是很多辅导员疑惑和迷茫的地方。其实,辅导员的主业就是/也只能是思想政治教育,辅导员的发展方向就是专业化、职业化、专家化。面对家庭关系问题和矛盾,辅导员有时候只能力所能及的去调和与“润滑”(尤其是部分年轻辅导员缺乏相关理论和实践,搞不好还可能“帮倒忙”)。上面两个案例,辅导员适当传授一些教育理念给学生父母,通过一些巧妙的方式在家长和学生中发挥微妙的作用,但成效如何,需要交给时间和矛盾双方。

            解决家庭纠纷和矛盾与思想政治教育的结合点在何处呢?重点还在学生身上,在学生的思想和观念上“下功夫”。案例一,小梅觉得母亲从小就不待见她,她认为目前将她看作累赘。案例二,小敏觉得母亲没有给自己一个好身高和好面容,甚至是一个富裕的生活,连累了自己的发展。辅导员需要着力去解决这些认知偏差和错误观念,这才是家庭关系的和谐和恢复的良性“药方”。此外,以小见大,防微杜渐,这是辅导员工作的基本要求。果断的抓住新问题和新形态,经常性开展年级集中、主题班会、团日活动,精心设置感恩、敬老、传统文化、和谐人际、爱情观等主题,并努力提升学生“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成长”的意识和责任。此外,辅导员需要和家长建立积极良性的沟通,发挥家校联合、共同教育的观念和思路。

            有时候,我们很难保证每个学生都对辅导员绝对信任。与其说辅导员要构建好自己的信息员体系,不如先好好思考和构建自己的信任体系。这个体系的建立前提是师生的情感基础,是在辅导员与积极互动、良好沟通上的基础上建立,在学生接受和认可辅导员人格修养、个人魅力、工作思路和方法的过程中建立,在辅导员关爱学生,围绕学生,服务学生,为学生所做的些些小事和细节中积淀,是在寝室、食堂、操场、课堂、班会活动、团日活动等环节,辅导员思想和能量影响引导学生过程中升华。

            高校辅导员的工作源源不断遇到新现象和新问题,如非法校园网贷、裸贷、电信诈骗、代课代考,单亲家庭大学生增加,艾滋病感染大学生人数增长较快等等。这对辅导员与时俱进的学习能力和工作“敏感性”提出要求,对辅导员工作的主动性和前瞻性提出要求,对辅导员工作的理念、思想、方式方法创新提出要求。道理很简单,要么措手不及、疲于应对,要么主动出击、占得先手。如此,需要加强“修炼”,做到以变制变,以不变应万变,才能真正达到习总书记要求的“因事而化、因时而进、因势而新”。  


            时不我待,奔跑吧,辅导员!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