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高“逼格”辅导员要约你一起谈谈人生


    “亮哥,你的公众号为什么半年都不更新了?”

    “孕期……”我说:“怀孕实在不易,就像怀才不易。一旦怀上,就要好好珍惜,孕检,保胎,胎教之类的,着实很累……忙着‘生人’,就顾不上跟大家谈人生了!”

    没错!亮哥是个男的,是个不会“怀孕”的男性辅导员。作为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非著名”辅导员,我如果不找一个“人类繁衍生息”这样具有人类学意义的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无法解释我半年不更新公众号的“历史罪过”,这是我们一贯的思路。我当然不会“怀孕”,我没有那个神圣的机能。但有可能“怀才”,这没有机能上的障碍,尽管每一个怀才的人都容易“不遇”。我想说的是,那些每天都能写出一篇有价值的推送文章的,就像一天下一个蛋的母鸡,“咯咯哒”一个,“咯咯哒”又一个。可让人像“母鸡”一样“下蛋”,“臣妾做不到啊!”我需要十月怀胎,才能一朝分娩。

    自己没写公众号,承认个错误就得了,还想出“人类繁衍生息”和“怀孕”“下蛋”的大道理,你累不累啊?我不累,像我这种有“逼格”的辅导员,对于今天中午去哪个食堂吃饭都要进行选择困境的哲学思考。学生但凡给我一个困惑的眼神,我就想要约你一起谈谈人生。

    今天,我就一次性把半年的人生都谈了。


    第一个要谈:自我——人的第一个思考。

    马克思说:“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因而,第一个需要确定的事实就是这些个人的肉体组织以及他们与自然界的关系。”对于每一个个体而言,我们的全部历史都从“我”开端。“我”是主体存在者的自我言说和表达。为什么这么说呢?当我说“我”的时候,你怎么表达你自己?你表达你自己的时候也只能说“我”。“我”如此神奇,如此诡秘。我在想,如果我们家宠物狗或者猫能说话,它们要表达自己的时候,应该也会说:“我饿了”“我困了”“我想恋爱了”“我要出去遛弯顺便上个洗手间了”。“我”本质上就是主体存在者自身。“我”是主体存在者的自我言说和表达,这只是“我”呈现出来的形式,在本质上“我”就是主体存在者本身——我就是我。当我们要表达“我就是我”这个命题时,我们所说的就是作为主体的自身,既是言说自己,也是言说一个具有普遍性的“类”。既是感性的表达自我的独特性,又是理性的自我确认。黑格尔说:“因为每一个其他的人也仍然是一个我,当我自己称自己为‘我’时,虽然我无疑地是指这个个别的我自己,但同时我也说出了一个完全普遍的东西。”当一个独特的主体存在要从最普遍的存在中区别于它物时,“我”是主体最前置的表达。

    我只想跟大家确认:“我”是不是在场?当你认为你自己就是你自己的时候。


    第二个要谈:求真——我们眼里的世界。

    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中对“真”有过一段著名的论述:“凡以不是为是、是为不是者这就是假,凡以实为实、以假为假者,这就是真。”我们说我们得出的是真理,就要与事实相符,如果不符那就是假的或者谬误。还有一种人会说,这世间存在着真理,我们所能认识的或表达的只是这个真理的一部分或者一个侧面,比如这世间存在关于运动的定律,我们只是将牛顿的定律和相对论物理学的定律看做是其中的某一部分而已。又有人说了,不要讨论什么是真理,什么不是真理了。当你在说“天鹅是白色的”是真的,无非是在说这个表述是值得我们相信的,值不值得相信与事实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只需要说“天鹅是白色的”就已经表述完整了。我的天哪!怎么办?这时候有一个人告诉你:讨论什么是真理,请先告诉我什么是“是”吧,这个人就是海德格尔,一下把我们的讨论终结了。记得孙正聿教授说过一句话:哲学就是我不说了,你明白;我一说,你糊涂了。如果我们还不知道绝对真理和相对真理,还不知道真理的绝对性和真理的相对性,那我们看到眼里的世界,会让我们产生“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朦胧咯!

    我只想跟大家确认:你知不知道你所知道的“真”是假的?当你认为你自己掌握了真理的时候。


    第三个要谈:至善——道德的永恒追求。

    我们什么时候会说一个人是“善”的?当他面对战争的困厄,一人一马,横立阵前,内心的法则与追求,情感与意志都在强有力的散发着一种光辉——勇敢。我们说这个人是善的。当她看到一只流浪的小花猫,拖着一条被汽车轧伤的腿,戚戚然的在路边哀嚎,她温柔地抱起它,悉心照料和喂养,我们说她内心充满了一种温情——悲悯。我们说这个人是善的。当他面对一个证据链不完整的案情,他的内心指引他去艰难的求证,只为一个年轻人的清白和这世间的公道,他的言行在注解一个美好的词——正义。我们说这个人是善的。当他不忍于人们的流离失所、食不果腹,于是施舍衣服、食物和住所,他表现出一种对财富的态度——慷慨。我们说这个人是善的。而问题可能并不能如此简单……是不是存在一个善就像我们所有人心中的“道德律令”呢?我想说的是:善,不能只是一个外在于我的精神概念,从而衍生出我们的善言和善行,那是唯心者的呼声。善,不能只是某个我们现实里的一种具体的言行,我们看到、听到、感觉到,那是经验主义者的呼声。善,不能只是我们祈求我们的理性召唤,而令自己在一个行为中快乐,规避痛苦,那是享乐者的呼声。作为人的善,不是一个神秘的精神的存在,它是一种属人的客观实在;不是我们追求的一种终极,它是一种适度;不是我们一个人的抽象品质,它是一种具体的感性的实现;不是我们自私的个体的自我实现,它是一种自我遗忘。

    我只想跟大家确认:你是不是一个勇敢、悲悯、正义、慷慨之人呢?当你面临困厄、悲戚、污蔑……的时候。


    第四个要谈:谈美:我与世界的赏析。

    人为什么会有美的感受?有一种观点说,美是在有限的显现形式中的观念。如果它只是我们的主观观念与客观形象去符合,那我们得先肯定地知道我们心里必须要存下整个世界的观念来,才能将观念吻合在这整个世界上,那干脆我们都不用去寻找形象,因为美全然已经在我这里了。另一种观点说,它必须是同类事物的出类拔萃者,方能为美。就像那个在一堆女生里皮肤最好、身材最好、气质最佳的女生才是美的,那在一堆花儿之间最鲜艳、最饱满的那朵花才是美的。可我们又遇到了难题,那个最强壮的野猪,那个最凶猛的鳄鱼,那个最大个儿的耗子,我们却也并不觉得美。

    我想说:美是人与世界的深情对话。美或者不美,首先应该被理解为主体对于世界这个客体的反映。美是一种时空距离,时空的距离并不是要改变事物本身,而是改变主体与美的对象关系的空间构造和史关系的构造,由此而生长出美的境界或意境。美是主体的能力。马克思说:“只有音乐才激起人的音乐感;对于没有音乐感的耳朵来说,最美的音乐毫无意义,不是对象,因为我的对象只能是我的一种本质力量的确证。”

    我只想跟大家确认:你想没想过你为什么会认为一个事物是美的?当你为她停留,为她惊叹的时候。


    第五个要谈:说爱:生活到哲学的爱。

    爱是文学的一个永恒主题,也是人生的一个永恒主题。对于“爱是什么”,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答案。“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是充满占有欲的霸道的爱;“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朦胧的温婉的爱;“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是深沉的浓郁的爱;“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爱吃的那三鲜馅儿有人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是平淡的伟大的母爱;那个蹒跚地爬过火车道,将衣襟里的桔子倒在我面前,让我潸然泪下的是无言而沉重的父爱;“不要用哭声告别,不要把眼泪轻抛。青山处处埋忠骨,天涯何处无芳草。黎明之前身死去,脸不变色心不跳。”是诚挚的无畏的祖国的爱。而无论是什么人的爱,什么形式的爱,都坚定地支撑着一个前置性问题:爱是存在而有意义的,爱是感性而具体的。如果真要讲爱的问题,恐怕再有两万字也是不够写的。我必须要跟你谈谈爱的本质是对人的生存困境的回答,我还要谈谈爱的要素里人与人之间的神圣情感:给予、关心、尊重以及自我遗忘,我还要跟你谈谈爱的对象化过程遇到的悖论以及它与孤独、幸福、恨、冷漠之间的关系。(这恐怕要留待以后细细道来)

    有一次,一个朋友问我:如果想让大学生了解爱情,你推荐哪本书?这个三观很正的朋友说《简·爱》。我却淡淡然不以为然,那充满圣母情怀的爱情,那是我这般凡夫俗子能够领会的?我毅然决然的推荐《神雕侠侣》,俗不俗,你就说俗不俗?俗的那么生活!俗的那么五味杂陈、多姿多彩。

    我只想跟大家确认:当你思考爱的时候一定不能忘了它的神圣,当你要去爱的时候一定记住它的平凡,然后问自己:我爱过吗?


    第六个要谈:生死:人对生命的注解。

    海德格尔说:“死作为此在的终结乃是此在最本己的、无所关联的、确知的、而作为其本身则不确定的、不可逾越的可能性。死,作为此在的终结存在,存在在这一存在者向其终结的存在之中。”死,就作为对我们的终结而存在,它存在的地方,就是我们向着终结而存在的那个地方,就是向着终结而努力活着的我们。从死作为此在的终结的意义上,我们的存在就必然的成为一个“向死而生”的存在。正视死亡是向死而生的一种观念,我们要知道我们的生命终结是不可逃避的必然的归宿;感激生命是向死而生的一种态度,我们得感谢我们拥有生命并享受过有时清新有时污浊的空气,然后归于土地时心安理得。生命的质量是向死而生的一种追求,我们让向死而生的过程变得丰沛、厚重、浓郁,然后用自己的生命在自己的墓碑上写下精彩的无字之书。

    我只想跟大家确认:你如此生活的时候有没有严肃、郑重而庄严的审视过生命和死亡?当你还能够呼吸,坚强地活着的时候。


    如果你硬着头皮,似懂非懂的看到这里的话,我想告诉你:这是一篇“推销”自己的广告;这是一篇“鼓吹”自己的“表扬信”。

    我必须给自己的“怀孕”一个合理的解释,像我这种学过逻辑学的文科生,必须要自圆其说。我“怀孕”不假,但用的不是“子宫”,是“荒漠化”严重的“脑子”。哈哈,见笑了!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亮哥最近憋着写了一本书,尽管它只有10多万字,也足够我憋到内伤了。是的,你理解的没错,这本书的框架就是我上面写的关于自我、关于真、关于善、关于美、关于爱、关于生死……一个某高校小小的“非著名”辅导员,谈这么大的话题,难免有“装*”(故作高深)的嫌疑,于是这本书有个格调很高的名字《大话题与小意思:一个辅导员的人文式问题反思》。

    别问我在哪里可以买到,你知道的,没有人愿意花25块钱买一本辅导员“胡扯”的书,除非你也是辅导员。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