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微时代社会思潮对大学生的作用机制

    毕红梅 李婉玉(华中师范大学 马克思主义学院,湖北 武汉 430079)

    随着智能上网设备的大规模普及以及三微一端(微博、微信、微视频和移动客户端)的迅猛发展,人们进入了微时代。微时代是指“以移动互联网技术为基础,以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便携式移动终端为核心媒介,以微博、微信等应用软件为基本载体,以微内容、微传播、微公益等为表现形式的新传播时代”。[1]微媒体的流行,不仅仅意味着信息传递更加具有流动性、迷你性、即时性、扁平化和碎片化,更体现出一种个性化需求的满足。微时代社会思潮的运行经历加工、渗透和接收三大阶段,并有其内在的机理。

    一、包装机制

    社会思潮作为一种社会意识,也是一种信息资源、信息商品。传播者为了使自己的观念主张在海

    量的信息市场中抢占一定份额,就会根据市场和受众特点对其产品进行精心处理和包装,从而实现传递范围的最大化和传递效果的最优化。

    1.针对性的“微内容”选取  

    一些社会思潮之所以在大学生群体中闪烁着“魅力之光”,首先是因为它们在内容上契合了大

    学生的特点和需求。当代大学生好奇求新,有着强烈的求知欲,社会参与意识和责任感增强,具有一定的反叛心理和自我意识。针对大学生群体的内在需求来生产和选取传播内容,就成为社会思潮传播过程专注的第一步。首先,内容呈现现实性,即反映社会现实,能够对大学生的一些政治困惑做出解答。譬如新自由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对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平等和自由、贫富差距、社会分层、腐败贪污、民主与法治等问题进行解释,甚至提出不同视角的解决方案,这就对有一定政治参与意识的大学生产生了吸引力。其次,内容呈现即时性,即紧跟社会热点,制造人际与媒体交流传播的时尚与舆论氛围,并在对社会热点的讨论中宣扬着自己的价值观。如在南海和钓鱼岛的主权之争、跌宕起伏的中日关系等热点事件中,民族主义思潮迅速影响一

    些热血大学生。最后,内容呈现娱乐性,即用娱乐、生活话题元素对其进行包装,总体呈现轻松娱乐、拒绝崇高和宏大叙事的特点。例如,历史虚无主义打着“揭秘”“还原历史真相”的旗号,编写无厘头的段子或者剪辑一些搞笑性质的视频,对历史英雄人物和领袖进行恶搞,吸引了公众的眼球。总之,大众化、时尚化和娱乐化的手法使其背后的政治性、严肃性逐渐模糊化,使大学生在接触伊始就表现出欢迎和开放的姿态。

    2.碎片化的“微信息”加工

    微时代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信息传递的简洁化、浅层化和碎片化。一方面,这是由媒介的性质

    决定的。正如尼尔·波兹曼所言 :“媒介形式偏好某些特殊的内容,从而最终控制文化。”[2]

    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作为微时代的媒介中心,其便携小型的特点决定了用户接收、查阅以及转发信息的简洁性和碎片化。另一方面,这与人们的阅读习惯以及思维方式相适应。随着移动终端的广泛应用,人们的信息传播更加流动和分散,很少会花费大量时间来阅读大篇幅的文字或观看视频。140字微博的流行、微信语音时长的限制以及一分钟微视频的推广,充分证明了“微言微语”式的话语系统更容易受到快节奏生活方式人群的亲睐。作为数字时代原住民的“90后”大学生群体,移动的上网方式已经成为常态,他们由此也养成了浅尝辄止的阅读习惯和思维方式。如果继续像 20 世纪 80 年代的西方哲学思潮那样,以一整套抽象晦涩的理论体系示人,可能很难在大学生群体中推广开来。因而,微时代社会思潮的传播内容“尽管不改其理论本态”,但大都被加工成了更加通俗易懂、易于传播的“微信息”。[3]其简洁、独特的言说方式和反叛的语言风格,无疑对大学生形成了强大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3.多样化的“微媒介”传播

    “文化的影响不仅取决于内容是否具有独特魅力,而且取决于是否具有先进的传播手段和强大的传播能力。当今信息社会,谁的传播能力强大,谁的文化理念和价值观念就能广为流传。”[4]

    毋庸置疑,社会思潮强大的传播手段和传播能力不容小觑,它主要通过以下方式进行传播:其一,利用多种渠道进行立体化传播。比如,通过课堂、讲座、书籍、论坛等渠道对大学生进行精准性传递,利用人际传播进一步施加小众化影响,利用大众传媒进行撒网式的渗透,利用网络和影视作品等新路径抢占宣传新阵地。 其二,借助多种社交平台进行裂变式传播。微博、微信、微聚等平台强大的视、听、评、转等超文本的话语沟通方式,以及其建立在人际关系基础之上的大众传播优势,大大提升了社会思潮的传播力和影响力。其三,利用多种载体形式进行多媒体化传播。微媒介中的一个“微表情”、一段“微视频”都可以生动地传达“现实的人”的内心感受以及一定的价值观念。因此,社会思潮的传播者综合利用文字、图片、视频和声音等载体形式来传达信息,给人以视觉、听觉的感官刺激,并通过对话体、诗词体、图文体、信件体等娱乐方式,给人带来不一样的表达体验。这极大地刺激了大学生的参与热情和创造激情,吸引他们对社会思潮的再次创造和传播。

    二、渗透机制

    在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和教育一直较为显性,而社会思潮由于不具备政治权威性,其传播

    和接收也不具有强制性,因此,社会思潮的传播和流行相对比较隐性,主要采取潜移默化的渗透机制。

    1.生活化的“微舆论”渗透

    社会思潮扩展影响的主要方式是通过社会舆论。德国传播学家伊丽莎白·诺埃勒-诺依曼认为舆论的形成与以下三个条件有关:一是多数传播媒介报道内容的类似性,产生共鸣效果;二是同类信息传播的连续性和重复性,产生累积效果;三是信息到达范围的广泛性,产生遍在效果。社会思潮通过生活化的渗透方式,即立足于个体的日常生活,进行普遍性、重复性、隐蔽性的渗透,创造了舆论产生的条件。目前社会思潮主要通过两个舆论场进行生活化渗透,一个是市场化媒体舆论场。目前的大众媒体和商业宣传中大都伴随着意识或观念的渗透,这种以市场化为导向的商业性宣传使得一些价值观念包括社会思潮进入人们的视野。最典型的就是消费主义,它表面上是以挑选怎样的商品、选择怎样的休闲方式等来指引人们的生活和消费,实则传递着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理念。另一个是以微博、微信和移动客户端为主的“微舆论场”。无论是在微博、微信的文字、图片、视频信息里,还是在手机游戏中,社会思潮的影子都或明显或隐蔽地存在,对大学生形成包围之势。以微博为例,草根性、平民化以及低门槛的特点使其成为民粹主义盛行的温床。具有正义感但又相对缺乏辨别能力的大学生很容易受到影响,加入到热情高涨但又非理性的队伍中去。

    2.隐蔽性的“微权威”影响

    微平台交友的自主性以及“人人都有麦克风”的运行模式,掩盖了传统意义上权威的主导性和强制性,但实际上在这种看似自由的状态中,人们的从众心理和权威心态仍然存在,依旧会臣服于新造的权威。因此,社会思潮对大学生作用的发生不仅仅通过物物关系,还通过人与人的关系,存在于微平台的各主体之间。微平台影响大学生的思想主体主要有两类,一类是思潮旗手。顾名思义,思潮旗手是指社会思潮的“举旗”之人,主要有资深媒体人、大学教师、作家以及所谓的社会成功人士等。他们活跃在各大网络平台上,或明显或隐蔽地宣扬着某种思潮的价值观念,并因其身份地位和丰富阅历形成了一定的话语优势,受到一些大学生的追随。另一类是微同辈群体。微时代引起了大学生交往方式的全新变革,他们利用微博、微信、微聚等平台,以“关注”“互粉”等方式自愿结交、平等交流,突破年龄、地域和身份限制的交友模式,促使了微同

    辈群体的诞生。马克思指出:“一个人的发展取决于和他直接或间接进行交往的其他一切人的发展。”[5]微同辈群体对某种社会思潮的心理认同和价值宣扬,会影响大学生对社会思潮的认同、选择和整合。

    3.信息茧房的“微环境”渲染

    信息茧房是指人们在面对海量繁杂的网络信息时,倾向于根据自己的既有兴趣来选择信息,从而

    将自己束缚在蚕茧般的信息茧房中。信息茧房一旦生成,社群内部成员基本上有着近似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这就为社会思潮的形成和传播创造了绝佳的环境气候。首先,大学生为自己制造了一个信息茧房。移动互联网世界是一个自由王国,人们获得了选取和接收信息的自由和权利。有强烈自我意识的大学生会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信息和资源,和那些与自己价值观相似的人“互粉”、互动,这样就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与异质思维交流的机会,不知不觉中钻入了一个信息茧房。其次,社会思潮的传播者为大学生营造了一个信息茧房。社会思潮的传播者为了成功地将大学生群体吸纳到自己的阵营,会给他们提供人性化的点餐式信息服务。这无疑进一步强化了大学生的固有喜好甚至偏见,也为一些社会思潮的盛行创造了条件。最后,微媒体自身具有信息茧房的特质。微博、微信具有“自表达”和“自叙述”特征,本身就具有情绪化、主观化和私人化特

    质,在这样一个公共狂欢的场所里,人们在现实世界中无法表现的心理在这里自由释放。社会心理是社会思潮的构成因素,在一种非理性的心理环境中进行情绪感染,很容易产生共鸣,继而发生作用。例如,民粹主义思潮的盛行,就是由于现实生活中的特定问题积蓄到一定程度,继而在信息茧房效应作用下,造成群体性的心理情绪迸发,形成一致的意见,出现群体极化现象。

    三、接收机制

    在大众传播时代,人们被动接收各种信息,是典型的“被传播”。而当代大学生群体的信息接收方式呈现为主动选择、积极反馈和自觉内化三大过程的广义接收机制。

    1.个性化的个体“微选择”

    微时代大学生的自我意识进一步凸显,他们对某种观点的“捕获”是一个自主选择的过程。因此,只有经过大学生的二次选择,社会思潮的作用才能发生,并且他们的选择具有明显的个性化特征。微平台给他们提供了选择的自由性,他们在交流对象、交流内容和交流方式的选择上完全自主:可以通过关注、“互粉”、订阅号等来选择自己的好友圈和信息动态;面对形形色色的社会思潮,他们拥有一定的自由选择权,可以选择认同这种思潮而不认同那种思潮,可以选择认同某一思潮的某个观点而不认同这一思潮的其他观点,可以选择何种接收社会思潮的渠道和载体,甚至可以选择如何对其进行意义建构。同时,不同个体由于性别、学历、专业、政治面貌等的不同,在社会经验、知识结构和逻辑思维上有所差异,也导致他们对社会思潮的选择和建构有很大不同。为此,我们要认真分析社会思潮对不同群体大学生的吸引力和影响程度,从而有针对性地进行思想引领。

    2.交互性的主体“微互动”

    微传播时代本质上带来的是大众传播模式的颠覆性改变,交互性成为微时代信息传递的一个重要

    特征。因而,微时代社会思潮对大学生作用的发生,并不是通过一个单向的过程就能达到,而是需要主体互动才能实现。微媒体中每个人都是平等交流的主体。微博、微信、微聚等微产品为人们提供了获取和发布价值信息的重要平台,其“匿名性”“弱把关”“秒互动”的特点,为交流、丰富、创造价值信息提供了契机。在这里,每个人都是平等交流的主体,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各种平台发布自己的价值观念。 微时代“人人都有麦克风”的运行模式,极大地激发了大学生价值表达的主动性。他们对于自己认可的观点和内容,可能会选择通过评论、转载、点赞等方式给传播者以反馈。反之,对于自己并不认可的观点和内容,则会提出自己反驳的理由和证据,与拥护者进行讨论。社会思潮的传播者则会根据大学生的反馈随时进行调整,实现个性化的需求对接。各个思想主体互动的过程,也是交流、丰富和创造价值内容的过程。在这个互动过程中,大学生社交的需要得到满足,这也是社会思潮传播的心理策略之一。

    3.糅合性的意义“微建构”

    大学生在信息吸收方面有一个特点,就是善于内化变通。作为意识独立的个体,他们并不会对自

    己所接收到的外界信息全盘接受,而是会根据自己原有的知识和经验对接收到的信息进行理解和建构。建构的方式主要是糅合性的意义“微建构”,即把不同社会思潮的价值观念、同一社会思潮的零碎信息,甚至主流意识形态的的价值观念进行整合,建构出一套自己认可的、具有微个性特征的价值体系。一方面,大学生接收到的只是碎片化、浅层化、零散的社会思潮信息,并基于自身原有的知识结构和社会经验对之进行重构和整合,最后才会形成对某种社会思潮的认知。因而,这个认知往往是不充分不健全的,建构的结果可能往往不再是社会思潮的原貌。另一方面,自我意识强烈的大学生有一种为自己的各种行为寻求正当性说明的需要。如果哪种思潮能恰当地分析并解释他们的行为,就会很快地为他们所接受和推崇。例如,直接与大学生的日常消费行为和生活方式相连接的消费主义,为部分大学生享受生活、追求时尚、张扬个性的消费行为作出了解释,它的某些内容和话语就迅速地被大学生纳入到自己的价值体系和行为模式中。因此,大学生接受某种社会思潮可能并不是因为认同其内容的科学性,而仅仅是把它作为解释自身的一个工具。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启示我们在引导大学生时要疏堵结合,而不是采取一味排斥和恐慌的

    姿态面对社会思潮。

    总之,包装机制、渗透机制、接收机制这三大机制并不是相互割裂、独立运转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交织、相互作用的整体机制。其中,包装机制是社会思潮发生作用的前提,渗透机制是社会思潮发生作用的加速器,接收机制是社会思潮作用于大学生的必经途径。三大机制构成一个综合网状系统,促成了社会思潮的传播。因此,对微时代背景下社会思潮对大学生的作用机制进行探讨,挖掘其传播和作用规律,有助于我们在新形势下有针对性地对社会思潮进行引领,使大学生规避社会思潮的消极影响,扩展社会思潮的积极效应;更有助于社会主流意识形态建设对社会思潮传播的批判借鉴,从而最终实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正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美好愿景。

    [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新媒体时代社会思潮传播与引领研究”(项目编号:

    14BKS077)阶段性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罗迪.微时代大学生思想行为新样态透析[J].中国青年研究,2015(4).

    [ 2 ] [ 美 ] 尼尔 · 波兹曼 . 娱乐至死 [ M ] . 译者:章艳.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9:10.

    [3]邱柏生,韩巍.试论当代社会思潮影响的内在方式[J].思想教育研究,2009(11).

    [4]刘云山.更加自觉、主动地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N].人民日报,2007-10-29.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515.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