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四驳被妖魔化的“空心病”

           前段时间,一篇名为《北大四成新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甚至已放弃自己!》的文章在朋友圈广为转发该文引发舆论发酵探讨的中心点在于对教育的指责。其中,最广为争议的是其中的一句“我做过一个统计,北大一年级的新生,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有30.4%的学生厌恶学习……还有40.4%的学生认为活着人生没有意义”。该文整理自第九届“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上的主题演讲《时代“空心病”与焦虑经济学》尽管演讲者——北大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副主任徐凯文在媒体前否认演讲原文中有这么一段话,但颇受争议“空心病”一词在短期内成为社会热点。 

                         

           文中其余关键词也引发了舆论爆点:抑郁症焦虑症应试教育体制精致利己主义者社会价值观的扭曲。当北大学生——这群享受着中国最优质教育资源的人将成为社会未来精英的人与这些负面消极的字眼联系起来,塑造了不思进取消沉堕落、充满负能量的形象,不禁令人失望也令社会恐慌。

           根据演讲者文中的观点,“空心病”可被定义为:价值观缺失所致的心理障碍。具体表现形式有下几点

           1.“患者”的症状抑郁症有一定的共通性常表现出情绪低落兴趣减退快感缺乏。但值得注意的是,通常它的表现程度不及抑郁症。

           2.“患者”会有强烈的孤独感和无意义感

           3.“患者”的人际关系通常是良好的。

           4.“患者”对生物治疗不敏感,甚至无效。

           5.“患者”间歇性强烈的自杀意念。

           在各校师生的讨论中,似乎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符合以上几条甚至全部症状。各路专家学者纷纷为解决中国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出谋划策,批评学校应试教育,批社会的功利主义。只是在这么一场声势浩大的声讨活动中,笔者作为旁观者,提出了些许“冷思考”。

           一是“空心病”这个概念值得商榷。徐凯文主任创新性提出了“空心病”一词作为心理学领域医学领域的专家,基于学科研究需要提出新的病理学概念旁人当然不置可否。然而徐主任在这演讲中却对概念进行了非常泛化和模糊的定义,且一再与抑郁症联系起来明确指出这是比抑郁症更严重的心理疾病难免对“空心病”过度进行了妖魔化。“空心病”的定义需要更多心理学医学领域的学者加以论证完善,否则这种“贴标签”的模糊定义可视为对现代大学生的污名化。

           二统计数据的过程和结果存疑其一在高校中普遍存在一种做法——学校的心理调查问卷作为教学任务,由校方向各学院布置派发,具有行政指令性质追求个性张扬的青年学生面对具有管辖权的行政力量提出的条框,结局通常不是顺服,就是反抗。知乎网友@十二 对此表示:大学的年轻人本来很多就具有逆反心理,你学校调查这样我就喜欢唱反调很正常啊,所以很多问卷都是反着来的。这或将导致结果的误差巨大。其二,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就从统计学的角度对问卷设计提出疑问,并质疑单一性的问卷调查方式导致调查结果的不准确。其三,这仅仅是对北大新生的一次心理调查问卷得出的结果也许在整个北大整个北京,乃至扩展到整个中国的大学界,学生的心理素质并没有那么不堪这种习惯性的以偏概全是引发社会忧虑的深层原因。

           三是社会对于正常的理解是否过于狭隘。就在这文章火热传遍整个朋友圈的时候,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北大新生知乎网友@芈十四 的博主出文章《不好意思,我就是那四成认为人生没有意义的北大新生之一》作者从当事人的角度表明自己符合上述“空心病”的某些症状,却并没有演讲中说的那么极端。作者还从哲学的角度意义即价值观这个概念进行探讨,认为本就是被意识创作出来的东西并必需品,所以拥有虚无主义也并非不正常。从上述表现症状中也可以看出,如此空泛的“空心病”表现形式几乎在学生中随处可见。例如某位学生失恋或考试成绩不佳,心情的低谷期很容易在小小的刺激下做出某些过激的事,但不至于极端到自杀地步。此外,关于人际关系则多取决于学生的性格媒体也发文驳斥称质疑人生意义也算是成长中的正常发展阶段。

           四是情感的症结不应该用理性道德强加压迫。演讲中提到的这些患者拥有强烈孤独感及无意义感,是一种情感的症结。与此相应,社会对该问题的关注走向无疑是一股重大的压力,这种妖魔化的“唱盛”恐对学生心理健康教育适得其反。很多专家学者都发表言论,为这些所谓的“患者”出谋划策。众多的建议大同小异,例如,北大教授呼吁人生的意义不是坐在那里凭空想出来的,意义是在承担的过程中寻找到的。一种负重的人生才能找到自己的意义,一种努力承担的人生才能找到自己的意义意义不是想出来的,而是活出来的。人生因责任而充实,因充实而饱满,因饱满而光辉。但是,这些心灵鸡汤式的疏导,实质上都是以填鸭式的方式,灌输看似理智的道理。只是,以学生的角度视之,大道理填鸭未免苍白无力徒增了逃避的可能简而言之,是一种“给了鸡汤,没给勺子”的空话套话式的说教。解铃还须系铃人,与其通过条条框框钳制行为模式,提出各类大道理、严标准,不如借由适时适度的情绪引导,让青年学生形成正确认识。

           心理调查的统计结果无论是否真假,社会都不应该淡化关注“空心病”的呼声,也不能过度鼓吹妖魔化“空心病”。相反,更该把目光投射于家庭教育之上在当代中国,家长陷入了一种学校跟社会理应为孩子成长出现所有状况负责的米斯中——家庭的责任就是出钱将孩子送各种辅导班,老师严加看管即可当孩子出现各种问题时,学校跟背后对应的教育体制成为了理所当然的负责人、承包商,把二十年家庭教育中形成的积弊全部抛由四年的高校教育解决,这也是一种病态。与其过度关注被妖魔化的“空心病”,或许加强家庭教育才是当务之急。

    标签: 价值观,大学生,大学,空心病,妖魔化,反驳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