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72.3岁的清华学霸合唱团,幕后故事比台前更动人

        在最近一期《出彩中国人》节目上,

        有一支平均年龄72.3岁的学霸艺术团——

        清华大学上海校友会艺术团。


        它由中国学界高级知识分子组成,

        有中国第一代大飞机运-10副总设计师;

        也有一生奉献给大漠戈壁的核试验将军;

        有上海交大满头白发仍在讲课育人的教授;

        还有土水、电气、船舶领域的专家和高级工程师。



        他们的银发闪耀光芒,

        浑厚嗓音透着岁月沧桑。

        这些七八十岁的人,

        他们用一曲《我爱你中国》震撼了全场,

        而他们台下的故事,

        却比舞台上的更动人。


        团长刘西拉:“没有人要求留在大城市”


        艺术团团长刘西拉,现任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工程学院责任教授及清华大学双聘教授,77岁高龄仍然奋战在大学讲台一线。其爱人,钢琴伴奏陈陈教授,1956年入清华大学电机系,做了20年发电机制造工业。


        1957年,刘西拉大学毕业。分配的时候,他选择到四川,到基层锻炼。他们班有20多人,在填写分配志愿的时候,无一例外地都选择了外地,“没有人要求留在大城市。如果要写留在上海之类的地方,提起笔来是很沉重的。”


        刘西拉教授讲过一个故事。1997年是他那一届的清华校友毕业40周年。同学聚会上有位到新疆工作的同学,叫孙勤梧,整整35年和大家失联。后来一查,才知道他在新疆很偏远的一个地方的工程集团做了总工程师。


        收到大家的聚会邀请信后,他回复说:“收到你们的来信让我太高兴了。但是作为一个总工,我的收入不能支付我坐飞机的费用;如果坐火车来,我又没有那么多时间。”


        于是同学们一起,捐钱为孙勤梧买了往返的机票并送到他的办公桌上。收到机票的他忍不住热泪盈眶。聚会的时候,当满头白发的孙勤梧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大家都震惊了。当年的青涩少年已经满脸沧桑,已经完全看不见从前的影子。


        尽管他们那一届的同学中,担任国家级、省级要职的人不在少数,知名学者教授科学家也很多,但是晚宴的时候,晚宴最中间的那个桌子最中间的位置,没有一个人认为自己够资格坐在那个位置。后来刘西拉提议,让孙勤梧坐在中间。“因为我们当年都曾经承诺,要为祖国奉献青春,奉献一辈子,只有孙勤梧一个人真正做到了。因此,这份荣誉非他莫属。”


        刘西拉教授说,不需要你知道我,不渴望你记得我,我把青春献给祖国的山河,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国不会忘记我,这是我们大家的心声。



        程不时:因抗日情怀选择航空的运-10副总设计师


        团员当中年纪最大的程不时老先生已经87岁高龄,是新中国第一代飞机设计师,曾经担任过中国第一代大飞机运-10的副总设计师,也是大飞机C919专家组的成员。


        程不时于1930年生于湖南,后随父亲工作去了济南。1937年卢沟桥事件爆发,他在抗日战争逃难中度过了小学、中学。亲眼看到了日本飞机对中国的轰炸,他在11岁时就抱定志向:“长大了我要为祖国设计飞机。”


        考大学时,程不时报考了清华大学的航空工程系。当时系主任和新生讲话,说新中国的航空事业不发达,找工作很难,如果有兴趣可以转系。一盆冷水泼下来,不少同学转系了。但是为了抗日情怀,他还是坚持留下来。


        亲眼目睹国产大型客机C919首飞成功,程不时老先生在台上表达了自己激动的心情,“我感到非常欣慰,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领域,我们终于在最近取得了突破。”



        张利兴将军:干惊天动地的事,做隐姓埋名的人


        把青春都献给大漠戈壁核基地的张利兴将军,当年曾经在颐和园遇到过陈毅。他始终牢记陈毅的嘱托:“等你们搞出了原子弹,我的腰杆就硬了。”


        1965年毕业后,张利兴就来到新疆马兰核试验基地,在边疆拼搏了半辈子。去年,张利兴才返回老家上海。他的夫人朱凤蓉也毕业于清华大学,两人毕业后都到大漠戈壁核试验基地工作,是清华校友中的“将军夫妻”。这对“将军夫妻”在戈壁的生活艰苦简陋,而工作开展也困难重重,想查阅资料要坐一天的汽车和三天四夜的火车赶去北京。两人一直工作到退休,为了核试验事业奉献一生。


        “我们干的是惊天动地的事,做的是隐姓埋名的人。”张将军这样说。



        领唱黄雅岚:一眼失明,另一眼视力0.1


        黄雅岚,73岁,汽车专业69年毕业,业余歌唱始于1991年,至今有20多年合唱历史,2013年5月以优秀成绩通过了美声唱法十级。曾在2012年上海音乐厅、2013年成都娇子音乐厅、2014年首都音乐厅以及2015年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大型音乐会》上独唱。


        在舞台上,黄雅岚说自己是团里的“小妹妹”。但却少有人知道,黄老师现在一眼失明,另一只眼只有0.1的视力,有些光感,连话筒都看不清楚。难以想象她是如何用她的眼睛识别歌谱,将每一首歌都演唱到完美。更难以想象她坚强地担负起领唱的重担,在不熟悉的场地尽力唱好领唱,克服了多少困难。


        黄老师还是宝山残联合唱团的一员,团里的有些盲人歌唱家,都是自己坐公交车来参加排练。 她们用心灵的眼睛去感知这个世界,用心灵的歌声去拥抱这个世界。


        黄雅岚说,我们这代人为了祖国的繁荣富强,奉献了自己的一切,有的人在很偏僻的地方度过了自己的一生,默默无闻,但是无怨无悔!



        指挥糜伟民:带病演出,从医院赶去彩排


        糜指挥,75岁,曾在上海音乐学院就读,担任上海校友会艺术团指挥八年。现为艺术团特聘指挥。糜伟民付出了加倍的辛劳,大家可以坐着练习,他要站着指挥,每每指挥得满头大汗;练习中,既要一丝不苟严格要求大家,又不要影响大家的积极性;我们休息了,他还要考虑怎样引导大家克服练习中的不足,以致晚上睡不着觉……


        5月29日,正式演出当天一早,他由于劳累过度,突感不适,大家问医问药。去医院简单处置后,依然坐在椅子上坚持带领大家排练,直到正式演出和晚上的补录结束。他竭尽了全力,筋疲力尽,令人心疼不已。



        这些团员都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祖国,他们用一曲《我爱你中国》,震撼了全场,台上台下哭成一片,连评委也哽咽,导演也垂泪。他们用歌声感动了年轻人,也重新感动了祖国。


        几十年的风雨沧桑,历经艰难,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年华和毕生精力都奉献给祖国,为国家的昌盛,民族的振兴,社会的发展,人民的幸福尽了自己的心力。


        在共和国这座大厦里,他们或梁或柱,或砖或瓦,为祖国奉献了所有。


        他们可以无愧地回首过去,可以坦然地面对今天。


        即使到了韶华不再,华发满头,他们的生命依然充满光华和精彩!


    (本文章部分资料源自1961届汽车系校友诸葛镇的《点赞清华人——清华上海校友艺术团备战《出彩中国人》半决赛侧记》和1969届水利系校友周志宏的《出彩中国人》参赛随感。感谢清华校友总会,对本篇文章的支持。)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