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Connie Mom:天使老师回到了她的天堂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MDc3Njk0OQ==&mid=2658421141&idx=1


                            Connie Mom:天使老师回到了她的天堂

    作者:康国卿 江西师范大学传播学院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MDc3Njk0OQ==&mid=2658421141&idx=1

    编辑按:

    她初来师大时物质富有,离开江西时学生们自发为她募捐医疗费用;师大本只是她的一个驿站,但她却是那个“最爱师大的人”。她带出了全国英语演讲比赛的冠亚军,更教会了学生们勇敢和善良。她是江西师大的代言人,英语演讲培训的缔造者,学生们的人生导师,热情温暖的“母亲”,与癌症作战的斗士……

    5月12日晚9点20分,大洋彼岸传来了令人痛心的消息,Connie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去了天堂,回了家。

    在此之前一天,Connie的儿子Aaron通过Facebook告知所有朋友和她心心念念的孩子们:Connie已经进入了深度昏迷状态,医生说她可能撑不过两天。

    Aaron说,“即使在如此艰难的时候,妈妈也依旧努力与与病魔作斗争。”他像曾经那样安装好所有音乐设备,只是这次的场地是在病房里,“我为她演奏了许多歌曲,她一直是我最忠实的粉丝。”

    他引用了《Every Grain Of Sand》的一段歌词表达自己的心情:“I am hanging in the balance of the reality of man,Like every sparrow falling, like every grain of sand.”

    波诺就曾在乔布斯的葬礼上演唱过这首迪伦的歌曲,“我悬在人类现实的天秤上,像每一只坠落的麻雀,像每一粒沙尘。”

    以下是传播人2015年的一篇旧文,选择重新编发,以致哀悼。也许很多人没有见过她的人,听过她的课,但她永远是师大的美丽传说。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正文

     

    2015年6月13日这一天,白鹿会馆异常的热闹,许多从北京、广州、上海等地赶回来的校友聚集在这里,他们都统一穿着胸前印有兔子图案、背后是“Connie Mom Family”字样的白色T恤。

    这里有一场告别晚会。晚会的主角是Connie Gibson,一位美籍外教,她就要离开中国,因为癌症,她要回到她的加利福尼亚。

     

     

    “JXNU”的代言人

     

    Connie Gibson,她的学生们更爱叫她“康妮妈妈”(Connie Mom),在师大任教已有15年之久。那场告别晚会上,主持人念了一封来自美国驻华大使馆的信,对作为在中国教书的美籍教师中坚持时长第二久的Connie表达了感谢。

    Connie经常对学生们说:“Wherever you are , be there.(人在哪里,心就要在哪里)”这也是她的祖母经常对她说的话。

     

    2000年,Connie偶然看到美国英语协会(ELIC)招募老师去中国教书的广告,“突然感受到了上帝的感召”,于是毅然决然地放弃已打拼多年的事业和优越的生活,只身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来到中国南昌。

    她喜欢穿着胸口处绣着“JXNU”字样的唐装,“她一直在宣传江西师大。”外国语学院的黄文静老师告诉传播人记者,“她希望全世界都能够知道师大,她就是我们师大的代言人。”

    2012年,为能够进一步提高学生们的公共演讲能力,Connie引进了“普林斯顿在中国”演讲项目,“她是最好的沟通专家,能够联系、介绍很多演讲方面的优秀老师来师大做培训,并且全是免费的。”

    “我曾经对你说过,我和你是唯一两个最爱江西师范大学的人。”师大前任校长傅修延,以Connie多年好友的身份出席了这场告别晚会。

    Connie在晚会结束后接受传播人记者采访时说:“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回来中国,回到南昌,回到江西师范大学,并且我会带着我全家一起回来,我希望我的孙子孙女们也会爱上中国,爱上江西师范大学。”

     

     

     

    “speaker”的缔造者

     

    在江西师大,一开始Connie的工作任务仅是一周两节写作课,然而她所做的并不仅如此。2000年,她带了三个她特别看好的学生到自己家里学习英语,其中有一位学生便是两年后CCTV杯全国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第二名的获得者李佳玉。

    还有一位学生叫刘政,00级素质班的学生,在Connie的帮助下,刘政英语进步飞速。本科毕业后刘政去往美国读了研究生,之后又回到了师大外国语学院教书:“Mom让我觉得当老师挺了不起的。”在Connie的指导下,刘政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别获得“外教社杯”江西省教师竞赛一等奖和特等奖。“至今,我的教学方式都有受到Mom的影响,例如我非常注重培养学生们的公共演说能力。”

    之后Connie成立了演讲班,并且分为“大班”和“小班”,每年都会从全校选拔出优秀的学生进入到班级当中。“大班”(Public speaking class)创办于2007年,每年的学生人数约有40人左右,历史最久的则是2003年起就创办的“小班”(Speech class),这是精心从大班挑选出的12人,上课地点在Connie的家里,每周一次,每次长达5小时。除此之外,她还义务主办了电影讨论、英语故事、翻译等各类英语学习小组。

    为了让学生能更好地学习英文,了解西方文化,她还在美国加州为学生们募捐图书,建立了英语系的图书馆,仅Connie自贴费用那一项,据外国语学院的老师初步估计,约有一万多元人民币。

    Connie的得意门生越来越多,其中在外界看来影响最大的当属2004年获得CCTV杯全国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第一名的2002级学生艾黎莎。艾黎莎在获奖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很庆幸当年没去北大,而是在师大遇见了Connie Mom。2004年12月,我进入了全国‘CCTV杯’英语演讲比赛,一位名牌大学的学生听说我来自江西师范大学时,很不以为然。我想起Connie Mum说的话:‘不要管你是来自哪里,只要努力,就有希望。’我告诉我的对手:‘我们场上分高下!’后来我夺得了冠军,Connie Mom抱着我泪流满面,我知道,我成功的最大动力源于她的教育和鼓励,我爱她。”

    那一年,Connie获得国家“友谊奖”并在北京受到了温家宝总理的接见,Connie是那次84位获得“友谊奖”的外籍专家中6位女性之一。

    此后,Connie还陆续指导多名学生参加“CCTV杯”(后更名“外研社杯”)全国大学生英语演讲比赛或写作大赛并获得好名次。

    期间, Connie还为全国英语演讲大赛前三名的获得者争取到了赴美国乔治·梅森大学进行为期一周的演讲和文化交流的机会,在2011年,Connie获得了“外研社杯”全国英语演讲大赛特别贡献奖。

    学生的“Life Coach”

     

    “作为您的学生我感到很幸运,您对于我而言不仅仅是一位老师,您更为我的人生指引了方向。”在那场告别晚会的开场视频里,13级翻译班的钟冠驰双目含泪地对着镜头说。

    Connie的课程不仅关于英语,更关乎生活,她有一句座右铭:成为学生的“LifeCoach”。她认为“中国有很多大学生每天机械地重复机械的事情”,因此她想成为学生们的“人生导师”。

    演讲班上课内容以看视频和讨论为主,她喜欢通过放映大量的视频开拓同学们思维,让大家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都是可以用作演讲的素材,所有事情都值得思考,“哪怕只是一片落叶”。

    视频都是由Connie自己精心挑选的,有些甚至是Connie Mom自己用几十甚至上百条视频合成的,在她的Facebook中,也可以看见许多她分享的正能量视频。

    “Mom的视频最主要的是在展现很多基本的东西,道德品质、积极拼搏、信念信仰等。”钟冠驰告诉传播人记者,他从Connie身上学会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信念,“Mom让我明白,很多事情就算很难,只要有足够的、极强的信念支撑,一步一步慢慢来,问题总会解决的。”“她也会遇到麻烦,但她总是能够克服困难,完成了其他老师可能都没有做到的事情。”钟冠驰说。

    为了培养学生们的创造力,Connie在课堂上会让男生们玩‘换尿布’等游戏,以此看出男生们的性格和态度,教会他们怎样才是对待孩子的正确方式,并告诫他们今后要做一个好爸爸。Connie设置的许多课堂游戏大多跟教学无关,但却蕴含着人生道理。

    “Mom的世界没有黑暗,非常光明。”10级商务英语的张枭剑笑着回忆,“她对我的影响很大,让我整个人都非常积极。”大二就在某教育机构担任英语授课老师的张枭剑,是当时该机构唯一的大学生老师,“但我很受老板重视,因为相比于其他任教老师,我浑身充满正能量。”

    08级新闻班的杨少君也是Connie演讲班的学生之一,为了那一次告别晚会她匆匆买了广州飞来南昌的机票,在晚会开始前的一个小时才赶来现场。“Mom影响了我很多,包括我对自我、对外界的看法,让我更多地进行思考而不是机械地学习,她本身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很大的能量。”

    温暖有爱的Mom

     

    “温暖”是大家对Connie的一致评价,就连周转房一号楼的门卫胡观贵大爷也是这么说。“第一次见到Connie时,我还在外国语学院负责守门工作,当时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吓了我一跳。”胡大爷说,这是全校第一个会主动跟他们打招呼的外教。

    “最怀念的,还是Mom温暖的微笑和大大的拥抱。”11级英语(国际新闻方向)的朱淑媛进到演讲班的时候,Connie已经被查出患有癌症了,“但她并不像一个生病的人,永远是开朗的大笑,并且还化着妆。”

    除了微笑和拥抱,被采访的学生几乎都会强调“Mom的汤”。每到周末演讲小班开课的时候,Connie都会给孩子们煮上一锅汤,里面有虾子、金昌鱼等,营养并且美味。“Mom煮的汤真的很好喝。”不过由于身体原因,在师大的最后的一个学期,Connie已经没怎么给孩子们做过晚饭了。

    2014年底,Connie在北京参加活动时摔伤了腿,回校以后,演讲班的同学们自发轮流照顾他们躺在床上的Mom。圣诞节快到了,同学们帮着装饰圣诞树,换好圣诞灯,Connie非常感激孩子们的帮忙,于是她想用放电影的方式回馈大家。

    “当时她已经很累了,需要休息,而且她躺在沙发上,那个角度是看不见电视机的。”钟冠驰回忆起这件事情,至今都觉得很感动,“但Mom还是这么做了,还时不时会转过头来看,解释说明一些关键地方。”

    Connie家的清洁工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非常的不舍:“我能在Connie老师家里做这么多年,是因为她对我相当好,Connie老师以后回国了,我会非常想念她的。”

    “她总把我抱在怀里,在我最困难的额时候,是她给了我信心。”谢润妹是校门口一家普通小餐馆的老板娘,门牌号“33号”就是餐馆的代名词。一次偶然的机会,Connie和学生们来到这里吃饭,她发现小店虽简陋但是菜很好吃,于是主动掏出2000元钱组织学生们将小店粉刷了一遍,并请工人铺上了地板。

     

     

     

    cancer作战的斗士

     

    2010年的冬天,Connie被查出患有乳腺癌,医生建议她进行放疗,但是她坚决不同意,因为她害怕自己再也无法回到讲台,于是她选择了药物性治疗,每天至少要吃70片药片,而且禁口的食物很多,包括糖、味精、猪肉等。在美国进行了将近半年的治疗之后,2011年下半年,Connie坚持回到了学校。

    2012年,Connie曾在接受传播人记者采访时说道,由于病情正在加重,癌细胞已经扩散进入大腿和膝盖,所以她会在2012年底回国治病并且有可能不再回到中国了。可是刚做完手术的她又执意回来了,“我爱江西师范大学,我非常非常爱的我学生。”

     

    2015年2月份,Connie在美国接收了放疗,3月份从美国回师大的第一天,她还需要轮椅作为辅助行走的工具。“不过只有那一次她是坐着轮椅的,之后她都坚持自己走路,虽然身边总是需要两个学生搀扶着。”胡大爷说。

    Connie与很多人都轻描淡写地聊自己的病情:“癌症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词语。”她也总是和她的学生们说:“2011年‘外研社杯’演讲比赛的题目是:一个改变了世界的词,对于我来说,那就是cancer(癌症),我觉得现在的我变得更加坚强了,我不会让病魔摧毁我,相反,我会一直继续努力,为师大、为江西、为中国作出更多的贡献。”

    Connie曾是加利福尼亚一位非常成功的地产经纪人,在那之前还当过大学老师,教授《地产金融学》13年。不过执教15年来,Connie已无剩积蓄,就连2015年6月那次回家,购买回程机票也有着巨大压力。

    于是她的学生在网上为她进行募捐,募捐金额几乎达到一万美金。

    当曾获英语演讲比赛全国第六名的张汨,代表学生们在那场告别晚会上将装有钱的信封递交给Connie时,师生俩都泣不成声。68岁高龄的Connie可能无法继续获得工作签证,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机。

    “这么多届的学生从各个地方赶回来看我,真的太美好了,他们非常的爱我,我很满足、很开心,这是最棒的晚会。”那天晚会结束后,Connie接受传播人记者采访时说,“我就要回国了,我的心情很沉重,但是内心依旧充满着满足、幸福、快乐还有学生们给我的爱。”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