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这里,诗和远方

        当我初进大学校门,那是一个惠风和畅,天高云淡的日子。懵懂与好奇弥漫在周围潮湿的空气,我小心翼翼地踏着这片陌生的土地。的确,这个地方,这个城市于我而言,就像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姑娘,她的可爱令人心疼,但又怕自己笨拙的双手会弄伤她每一寸稚嫩的肌肤。慢慢地去了解她,些许收获,就像艺术家在挖掘一块璞玉时展露的欣喜,也如初见心上人般泛起的脸红。

        原本我也是个纯正的理想主义者,高考结束后,作为一个单纯的孩子,单纯地为了实现理想而单纯地填报了志愿。有人说“生活中近的是现实,远的才是诗”。在期待中,我的大学于我而言,不仅仅是可以实现儿时梦想的现实,更是一个可以追逐诗和远方的平台。

        曾经我也想去荒无人烟的沙漠,感受黄沙的坚强,狂风的威严;去郁郁葱葱的森林,倾听虫鸣的清脆,鸟叫的婉转。但我柔弱的心,始终没有勇气去面对那片金黄,那抹绿意。我以为,诗和远方可以化作一种虚无的执着,深藏于心。然后就把心中的“诗和远方”寄托于书本,埋藏于笔尖,做起了“读书人”。都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古人按着为社会所做贡献大小的顺序来排列了士农工商,时至今日,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了读书人的地位高人一等,不容置否的是,读书人的确担当得起。

        然后,在这个大学的象牙塔里,读书人又演绎着怎样的故事呢?

        夏日,缓缓走入学校北大门的樱花大道,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迎面而来,小心地迈着每一个步子,生怕踩着那些沉睡的落花。然后沿着林荫小道,走在沁芳湖畔,野蔷薇摇曳在风中,伴着草儿的起舞,金鱼儿也唱起了欢歌,诗意的美景自然少不了姑娘和小伙们,湖旁的亭子里每天早上都有络绎不绝前来晨读英语的同学,书声琅琅,连湖底的鱼儿也不禁探出了头,“扑,扑”地吐着泡泡。

        教学楼里,一双双专注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幻灯片上的东西,他们就像是新生的海绵,丝毫不肯漏掉一丝丝汲取知识的机会。体育馆里,羽毛球轻盈地飞舞在空中,伴随着双方对手的一攻一守,画出了一道道美丽的抛物线。绿茵场上,一个个矫健的身影让人热血沸腾。

        这里曾经发生过的、眼前正在发生着的以及未来即将会发生的,都是诗吗?

        都说“圣人治国如烹小鲜,骚客吟诗如调羹药”,但我不想如此矫情地咬文嚼字,去读那些酸溜溜的诗,在特定的场合,特定的时刻,那些夏日诗意的美景、冬日刺骨的寒意以及教室认真的劲头,何尝不是诗?

        高晓松说:“人生不仅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于我而言,所谓的诗有了既定的意义,那么执着追求的远方又在哪里?当我第一次思考这个话题的时候,简直要热泪盈眶。大概是眼前的苟且实在太多,我们会讨论爱情与面包的对等性、会较真理想与现实的差异性,都快把远方忘得一干二净了。这实在是蝇营狗苟、乌烟瘴气,还不如一句“去他妈的”简单粗暴。可能好奇的人又会好奇地问,象牙塔里的我们哪来那么多苟且,而我只能说故事外的人怎么可能会明白正上演着怎样的故事。

        四载春秋,一朝毕业。大概是快要毕业之前的缘故,忙碌升学,忙碌求职,忙碌......有人如此掷地有声、振聋发聩的提起远方,难免心中思绪万千。

        所以我们中的有些人选择在毕业后背起了行囊,因为他们坚信无限风光在远方。唯有远方,那神秘未知的远方,在他们心里才是如诗如画又如梦般的美丽。我想我是最幸运的那个孩子,因为我所就读的大学就位于贵州,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山高水长、古朴自然,只需置身其中便可感受到来自大自然的安慰。但是远方仅仅是风光美景、人文历史,是一个特定的风景名胜,一个有着具体地理坐标的地方吗?

        不,我的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自问,有没有一个为之执着奋斗的远大理想,有没有一种为之毕生追逐的坚强信念?所以远方于我而言,更多的是一种梦幻,一种激情,一种精神归宿,一种看不见的、摸不着的在灵魂里涌动着的向往。畏首畏尾的人,只能永远徘徊在起点;而勇往无前,才可能达到理想的远方。

        不会被世俗所羁绊,也不想被世俗所羁绊的我们,可曾听见那来自远方的呼喊,然后趁正青春,趁阳光正好,继续奔赴那遥远的远方。

    (作者:贵州医科大学  吴国萍)

    原文链接: https://m.weibo.cn/5340086053/4131662029238278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