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贵阳市哪里开学生休学证明/全套证明/◑bb

    贵阳市哪里开学生休学证明/全套证明/♪ht【帮◆开C X D K 5 8】〗◆★专业排版定制◆各期间◆怀孕B超◆怀孕检查单◆HCG◆血常规◆尿检◆流产清单 ◆流产预约单◆流产手术单◆流产证明◆怀孕证明◆怀孕请假单◆解决你请假难题▌。安踏339亿营收再创历史,但2020疫情后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受疫情影响,安踏将2019年的业绩发布会首次放在线上进行。会上,首席财务官赖世贤强调了一个年报中没有提及的数字: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80亿元,这个醒目的数字同样出现在了安踏的官方新闻稿中。

    180亿元人民币的确不少,但比起炫耀实力,安踏恐怕更希望通过这个数字给市场信心。毕竟在疫情发生后,安踏集团的股价已经下跌接近40%,市值缩水700亿港币左右。

    安踏339亿营收再创历史,但2020疫情后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财报数据一如既往的亮眼。2019年,安踏集团依旧维持高速增长。总营收增幅40.8%达到339.3亿元,毛利同比增长47.1%达到186.6亿元,净利润上涨30.3%达到53.4亿元。此外安踏集团毛利率继续增长2.4个百分点达到55%,经营溢利率上涨1.9个百分点达到25.6%。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FILA全年营收增高达到73.9%至147.7亿元人民币,整体营收贡献占比43.5%。经营溢利提升87.1%达到40.2亿元,经营溢利率也超过安踏主品牌,依然是整个集团最强劲的增长发动机。

    安踏339亿营收再创历史,但2020疫情后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哪怕业绩如此出众,2020给安踏集团带来的考验依然十分艰巨。

    疫情当然是最现实的问题,在业绩发布会上,安踏集团执行董事、集团总裁郑捷表示,过去两个月疫情对安踏集团的冲击非常大。1月底到2月底的5个星期里面,超过80%的实体店铺都关闭了。

    线下门店依旧是整个安踏集团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根据财报,在门店数量上,安踏和安踏儿童门店总计达到10516家,FILA相关门店1951家,迪桑特136家,KOLON SPORT门店185家,Kingkow与去年相比减少36家目前41家,SPRANDI有114家。

    “第一季度整体业务与疫情之前的预测相比会有比较大的偏差,安踏主品牌在20%-25%左右,FILA在10%-15%左右。”郑捷表示。

    3月份市场开始回温。根据官方微信发布的内容,目前安踏集团已经有95%的店铺正常营业,自有工厂复工率达100%,外包工厂也已恢复90%以上产能。

    郑捷认为安踏集团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将趋于保守,下半年希望回归正常水平。

    对安踏集团而言,考验还在后面。

    首先是现金流,数十亿的库存和哪怕在疫情期间也需要不停输血的人力成本都是需要注意的点。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安踏集团库存达到44亿,比2018年增长52.3%,平均存货周转天数也提升6天至87天。虽然在如此大的体量之下,44亿的库存不算抢眼,87天在业内也是健康数据。但今年前三个月,整体销售在疫情下大受影响,难免会有更大范围的库存积压。作为解决方案,郑捷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安踏主品牌也在加强和经销商的联系,对Q2、Q3的期货订单进行调整,下降10%-15%,同时退换货政策也有了调整,以保证经销商的运营。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安踏集团的员工共有30800名员工,比2018年底新增5800名,员工成本占收益比率上升0.8个百分点,同样压迫着现金流。

    事实上,在赖世贤强调的180亿现金中,有10亿欧元,也就是近80亿人民币,是安踏集团在2020年1月14日公告发行的零息有担保可换股债券,这笔钱在2月5日完成发行。尽管截至2019年12月31日,安踏集团持有超过126亿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银行存款,但因为总价超过92亿的银行贷款和应付票据款项存在,安踏集团在2019年末持有的净现金只有34亿元。

    第二个考验在于体育营销。疫情对各项大赛的影响也对运动品牌的营销带来打击,“其实我们已经对2020年东京奥运已经做了一个完整的营销准备,现在看奥运应该是要延期了。”郑捷表示,“不光是奥运会,还有要疯校园篮球联赛、NBA中国行等,现在看可能都无法顺利开展。”

    安踏339亿营收再创历史,但2020疫情后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疫情的全球化蔓延导致大量的体育活动、体育赛事延期或取消,让原本的体育大年变得冷冷清清。郑捷表示,今年安踏集团的营销将围绕产品本身,聚焦于IP的打造和产品推广。“线上线下合作推广将成为今年品牌营销的核心。”

    疫情的确非常考验企业的线上营销能力。安踏集团的财报中没有披露电商的具体数据,例如营收和贡献占比,只是提及了增速超过40%——这个数据在业内非常亮眼,但对于安踏来说也仅能和集团整体营收增长持平,线上和线下跑得几乎一样快,这对于一路高歌猛进的安踏来说恐怕还称不上一个好数据。

    不过郑捷在业绩发布会上也强调了电商业务的重要性,除了淘宝天猫平台,安踏集团也在尝试微商。此外,安踏集团的财报里显示已经收集了2.5亿消费者画像和数据,未来的数字化转型着重点在与消费者的线上平台互动上。

    还有一个考验就是Amer Sports。2019安踏集团负债比率从7.3%上涨至22.3%,负债总值从78.54亿达到201.57亿元,这都是与收购Amer Sports有关。年内Amer Sports营业亏损超过10亿,安踏集团按持股比例承担亏损6.3亿元。

    年前安踏集团曾为Amer Sports定下了雄心勃勃的目标,预期Amer Sports在未来5年中可以实现10%-15%的年复合增长率,而由于利润率水平的改善,净利润的增速将超过收入增速。但随着疫情的全球化蔓延,Amer Sports想要盈利必然需要花更长的时间。

    对于已经在2019年创下历史性辉煌的安踏来说,2020年带来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