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他说的是有深远意义的——成仿吾校长五次译校《共产党宣言》

                                                         “他说的是有深远意义的”

                                           ——成仿吾校长五次译校《共产党宣言》

     

            43年前的农历小满那天,朱德委员长专程来到成仿吾老校长家,赞誉他再译《共产党宣言》“是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关于这段经历,成老曾说:“我自己翻译和校正马恩著作中译本,断断续续搞了五十多年,但实际上只是在1975年以后的一段时间才专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一、   四译《宣言》传播经典

            上世纪初,介绍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和译著开始在中国传播。对此,成老谈到:“这些译著对于中国革命风暴前的革命者和群众起了非常重要的教育作用,给了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中国人民难以估计的力量。”1929年,掌握日、德、英、法、俄五种语言的成老到柏林编辑《赤光》杂志。此间,成老首次翻译了《宣言》。他回忆:“这年初我收到蔡和森同志从莫斯科寄来的信,他要我把《宣言》译成中文,……。我用了当时流行的德文版本,参考了英、法文译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把《宣言》译出来了。”意外的是,当《宣言》译稿托人带到莫斯科时,蔡和森已奉命回国任广东省委书记,且不久壮烈牺牲,这份首译稿的去处也就不得而知了。

              1938年,中共中央宣传部得到一本德文版《宣言》,并请时任陕北公学校长的成老和解放日报编辑徐冰合译。8月,这本二人合译的《宣言》中译本既由延安解放社作为《马恩丛书》第4种出版;正是这本《宣言》,不仅在各抗日根据地得以广范传播,还成为陕公马列主义理论课的教材以及干部必读书籍。9月,这本《宣言》又由在武汉和上海的新中国出版社和新文化书店,以及在香港的“中国出版社”出版发行,使之不仅在国统区传播很广,甚至传到敌占区。1945年,成老在延安参加中共“七大”期间,第三次对《宣言》译稿作了较大修订,并将定稿交给解放社。遗憾的是,译稿在胡宗南进攻延安时再次遗失。

              新中国建国初期,成老在任中国人民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和山东大学期间,不仅注重传播《宣言》,更为师生亲授《宣言》课。1952年,他又对延安版《宣言》中译本进行校正,并由中国人民大学和东北师范大学多次印发。尽管如此,成老仍不满意。于是,成老第五次翻译了德文版《宣言》。

                                               二、再《宣言》完成夙愿

                 1974年,年逾七旬的成仿吾写信给毛泽东,表示在有生之年要再译几本马恩著作。他说:“1974年,我奉调从山东来京,毛主席在一份批示中要我从事‘马恩著作中文译本的校正工作’,中央组织部根据毛主席的指示还给了我几名助手。从1975年年初起我在助手的协助之下,对《宣言》进行了较严格的校正工作。”

                1974年12月,成老来到中央党校,重新校译马恩经典著作。译著包括:《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六本马恩原著。《宣言》则是这次重译的第一本书。成老说:“在工作中,我是常常以恩格斯生前对某些译者的批评作为借鉴并时时引起警惕的。他在1890年德文版序言中谈到丹麦译本时说:‘可惜这译本不很完备;有几个重要的地方,大概是译者感到困难而被删掉了,有些地方也还可以看出,如果译者较为细心,是能够译得很好的。’”成老说:“坦率地说,我们的经典译文中也有类似的问题”。如:人们习惯的《宣言》中译本中关于“幽灵”一词的翻译,“原文ein Gespenst umgehen   是指‘魔怪的出现’,并没有‘幽灵徘徊’的意思。马克思和恩格斯在给倍倍尔等人的信中对这一点做了很好的说明。他们指出:‘红色魔怪’意味着‘资产阶级对于它与无产阶级间不可避免的生死斗争的恐怖,对于这个近代阶级斗争的无法挽救的结局的恐怖。’”至于这类原文的译文在该段中的“神圣同盟”一词,经反复考证后,成老认为:“德文版原本中没有的,大概是英译者的错误,我们又按照英文译版译出,当然就离开了原意。”另据他的助手回忆:这一段的“最后有一个词,德文是Polizisten,过去译为‘警察’,当然不错。可是成老不满足现成的词句,他努力追求语言表达效果,把德语这个词译成‘警探们’。”这样,《宣言》第一段被译为:“一个魔怪出现在欧洲——共产主义的魔怪。旧欧洲的一切势力已经联合起来,对这个魔怪进行一种神圣的围猎,教皇与沙皇、梅特涅佐与基佐、法国的激进派与德国的警探们。”字斟句酌的精译过程,使《宣言》的中译本愈加另人读来通俗易懂了。

                成老的助手曾经这样描述他的工作:“翻译出一本严谨的、鲜活的《宣言》译本是成仿吾兢兢业业、求索半生的夙愿。成老先生无时不在思考着、品味着马恩的著作,希望以最鲜明生动的语言,赋予《宣言》新的生命。”

                                             三有世界意义”的

                   成老的助手说:“在我们工作开始的第一天,成老就谈到了翻译经典著作的意义,他说:‘我们的工作是很重要的。第一,我们的工作对象是马恩著作,毛主席早就要我们党内有一、二百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第二,我们的读者有一万万到两万万人,我们要准确地宣传马克思主义。’”

           工作中,成老坚持以毛主席提出的“准确性、鲜明性、生动性”为原则,他说:“毛主席在这里既讲了判断和推理问题,也讲了词章问题,讲得很全面。我们做翻译工作,也离不开逻辑问题和词章问题。”为译好《宣言》,成老和他的助手们先学习马列主义经典著作中的有关篇章,查阅历史资料,再比照1848年、1883年、1890年版等六个德文版本寻找差异,以利对《宣言》原意的准确理解。成老说:“我们每天讨论三小时,前后修改了三遍,直到1975年9月才初步定稿。中央党校印出讨论稿后,我送给了胡乔木、范若愚、张仲实等同志,请他们指正。我们还邀请了在京的二十六个有关单位的同志们一起座谈,并到工厂、公社和部队中去征求广大群众的意见。我们综合这一切宝贵的收获,又对译文作了修改。

              1976年5月21日下午,几近90高龄的朱德在收到成校长送去的新译大字送审本《宣言》后的第三天,执意要去看他。尽管成老马上回复去看望朱德,委员长还是来到了成家。据成老回忆:“一见面,他就说:‘你们重新校译的《共产党宣言》,昨天我一口气看完了,很好,很好懂,主要问题都抓住了。如果看不懂,我就读不下去了。’他说:‘现在许多问题讲来讲去,总是要请教马克思与恩格斯,总得看《宣言》是如何讲的。’”他强调:“你这个工作是根本工作,做好了,对世界都有影响,有世界意义。”关于后面这句话,成老说:“当时我并不曾完全理解,只以为是对我的工作高度鼓励,使我愧不敢当。但后来我逐渐想起了,他说的是有深远意义的。”

                                                                        (作者系马克思主义学院2017级本科生郭子暄)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