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独眼阿邱

                                                                  独眼阿秋   

                                                                                              莫佳妮

           那是1937年夏天的傍晚,泥路上的炙热被晚风逐渐吹散,天空中挂着绯红的晚霞与袅袅炊烟,爱国村的男人们正在饭后闲谈着今年水稻的长势,隔壁出了名的“刻薄嘴”张二婶,正斜着眼坐在我家门口,一边扇着破了洞的蒲扇一边磕着瓜子,“咔咔”的声音和蝉鸣让我的偏头痛又犯了。   我吃完最后一粒米饭放下了手中缺口的碗。

           “阿秋,你吃完饭了吗,趁着天没黑我们去田里捉青蛙去!”那是月娥姐,今年有十一还是十二岁,反正比我大就是了。她梳着两个大麻花辫,脸颊两边长着些许雀斑,笑起来的声音好听极了。

           “捉青蛙去喽!”我把碗筷往灶头一放,头好像也不疼了,没来得及看一眼正在洗碗的阿妈就匆匆跑了出去。

          “两个小棺材,天黑了就快回来,别去河边,被落水鬼吃掉,哈哈哈哈!”张二婶说道。

          “我才不会呢,我还要去当兵打仗呢!”

           张二婶尖锐的笑声离我们越来越远,我和月娥姐赤着脚奔跑着来到一望无际的稻田,前几月插完秧的水稻长高了不少,青绿青绿的可刺眼。

           我在路边的树上折了两根树枝,月娥姐掏出织布的细线缠在树枝上,再就地挖几条蚯蚓。我们带着各自的装备穿梭在田垄间,月娥姐的麻花辫儿在空中跳跃着。

           “阿秋,阿秋,我捉到了!快来快来!”我急忙跑了过去,左看右看没有带水桶,慌忙之下脱下阿妈洗的泛黄的白背心把青蛙包在里面。夏日的丰收自然是不少,看着一只只肥硕的大青蛙,我们“捕蛙小能手”的称号怕是藏不住了。

           天渐渐黑了,汗水也顺着我晒得黝黑的脸落下。我们坐在田垄上休息。“阿秋,你看,这是我阿妈的嫁妆,我偷偷带出来了。” 我望过去,那是一根绳挂着一块玉,上面沾着她手上湿湿的泥巴,月娥姐戴着什么都好看。

           月光下,传来阵阵狗吠,月娥姐的麻花辫甩啊甩,赤膊的我提着“背心包裹”跟在后面,我低头看着影子,月娥姐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头,面瘦肌黄的我决定明天多吃一碗饭,长壮些才能打仗,才能保护他们。

           丝丝凉风吹来,麦田里的麦子都已经收割完,十一月的初冬渐渐寒冷。

           早晨喂完鸡,月娥姐叫上我去大队里领糖。刚到村门口,就看到一群人手上拿着长杆子,大声叫嚷着听不懂的话。“他们是来赶鸭子的吗?”我笑着问。“嘭”的一声,子弹从他们的长杆子里蹦出来打在泥地上。我这才反应过来,那是枪啊!那是日本人!双腿吓的不住哆嗦,他们正朝我们走过来,“快跑啊!阿秋!”月娥姐冲我大喊,恐惧使我一片空白,我听着她的指令,疯狂的迈开双腿。我跑啊,用尽力气,直到听到月娥姐的尖叫,我停下了脚步。

           两个日本士兵牢牢抓住了她,月娥姐哭着,叫着。我要去救她 !可我这该死的腿就是迈不开,动弹不得。

           “嘭!”

           月娥姐在我眼前渐渐滑落,她的胸口开出了一朵鲜红的玫瑰。那一刻,我听不到任何声音,没有了思想,只感觉裤裆湿湿的往下滴水。

           “嘭!”又一颗子弹飞来,有什么擦过了我的眼睛,我的眼前一片血红,便没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睁开眼睛,不,准确的说是一只眼睛。我忍着疼痛从田沟里爬起来,我的腿已经麻木,脸上的鲜血已经凝固在脸上,我努力挪动着腿向家走去……

           村庄一片死寂。

           初冬的风依旧吹着,我看见张二婶趴在血泊之中护着她的孩子。可惜,她的孩子早已经没有了呼吸,而她的手上,还攥着一把南瓜子。可我的阿妈呢,她去哪里了。

           村里狼藉一片,我的眼中一片鲜红的混沌。

           我跌坐在地上,想叫,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这突如其来的掠夺,使我家破人亡。

           初冬的风好静啊,没有了张二婶的嗑瓜子声,没有了月娥姐飞舞的麻花辫,没有了阿妈的唠叨……

           我望着太阳,刺眼的光射到我的右眼里,这份针扎的刺痛感让我知道我还活着,八十年前,我是村庄里唯一一个幸存者。颠沛流离几年,我遇到了红军,他们带我来到了现在生活的村庄。

           一切又重新开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每当夜晚临睡前,我摘下眼罩,望着自己空荡荡的左眼,就想起那横尸遍野的村庄。从那时起,成为一名解放军的梦想就只能放在心中。

           “独眼阿秋,又在和你曾孙回忆往事啊。”路过的老头寒暄道。

           “明天我曾孙儿就要当兵去了,我可不要和他多说会话!”我提高了三个嗓门,生怕村里人不知道这件光荣的事。

           看着曾孙儿离开的背影,我的眼中渐渐湿润。“当兵好啊,当兵好啊!”我喃喃自语道,这仿佛就是对我自己梦想的一个交代。

           “滴,滴,滴” 

           我睁开沉重的眼睛,这床咯着我了,我要翻个身,却发现没有一丝力气,我能感觉到我的鼻子里插着氧气管,这里应该是医院。哎呀,我这个独眼老头子也要走到头了吗。

           我的子孙们围在我的床边,这个低声叫我的是我的儿子。这个眼泪汪汪的大姑娘是我的曾孙女。这个穿着军装,眼神暗淡的是我的曾孙儿。真是像极了我啊。

           我好累啊,我感觉到脸上的大褶子们已经慢慢凝固,发不出一点声音。我的身体轻飘飘的,我飞啊,飞过了山川河流,飞过了时光的间隙,飞过了历史的鸿沟。

           这是村口啊!我最熟悉不过的地方,我竟然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我摸了摸我的左眼,它也回来了!我沿着村口的路走进去,村民们竟然在列队欢迎我,月娥姐笑着,张二婶还是磕着瓜子斜眼看着我,阿妈还是那么温柔年轻。

           他们围着我,拉开一道横幅,上面写着:抗日英雄。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