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文气•骨气•志气

                                  文气·骨气·志气

                                                                ——读《南渡北归》有感

        《南渡北归》,皇皇巨著。

        叹学者南渡、北归、离别。

        敬大师文气、骨气、志气。

        正如此书封面所慨叹“大师远去,再无大师”,作者倾注近两百万字的笔墨,向我们展现时代潮流中大师们的升起、闪耀与陨落。历经一个月的阅读,最终合上书卷,而大师们的身影仿佛还在眼前。

        一、文气

        我想说的“文气”,并非指不切实际的幽思和幻想,而是指文人风流儒雅的情怀与气度。正如《论语》所言:“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在一场与困苦的生活条件、动荡的社会环境、复杂的政治因素的斗争中,忘却文人身份、迷失自我的人注定会输的倾家荡产。而纵使在那个烽火连天、朝不保夕、风雨飘摇的年代,一代大师从未抛弃自己作为文人的风范与真性情。其中文气十足、首屈一指的便是刘文典先生。直率狷狂已成大师脾性,月下授课却难掩文人本色。皓月之下讲《月赋》,带领学生将文学回归于自然,熏染不拘一格的生命灵气。这很难让人不想起,千年前孔子携弟子游春的场景。“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远久的呼唤与月下的吟诵实现了文人心灵的呼应。此等真性情的呼唤,衬得当今有些整齐至木讷的课堂相形见绌。

        二、骨气

        《南渡北归》的一大奇绝之处在于,它以复杂而恢宏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环境为背景,形象展现了每一个鲜活着的挣扎生存的生命——爱恨交织、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看着那些走下神坛的先辈大师,我们才发现,所谓忠诚并非简单服从,所谓牺牲是血与肉的沉痛,所谓坚持是一次次的自我否定与怀疑,而所谓骨气是要用一生去坚守。徐悲鸿曾言:“人不可有傲气,不可无傲骨。”民国大师们用自己的一生诠释着。譬如闻一多“千古文章未尽才”,方慷慨陈词于李公朴的生平事迹报告会上,就为人暗杀、喋血街头。民国记者邵飘萍悬挂于京报报社墙上的“铁肩辣手”四字依然触目惊心,坚信“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的他法场就义。我们这些“后死者”坚信:生命终结,而脊梁不断。

        三、志气

        此处的“志”引自费孝通先生的话:“他的生活里面有个东西,比其他东西都重要,那就是'匹夫不可夺志'的'志'。知识分子心里总要有个着落,有个寄托。” 从史语所到中国营造学社,从西南联大到中央研究院,那里每一位大师都有个不可割舍的、独一无二的“志”在心里守着。童第周守着它的细胞核与生物学,梁思永专注考古,陶孟和开创社会学,诸如此类,数不胜数的大师们,用自己坚定的志气与韧劲开创了众多新学科的先河,为新社会的大学事业奠定了基础。正所谓“人各有志”,虽然大师们最后选择了不同的方向,或如鱼得水,而更多的则是饱受磨难、有苦难诉。身为后辈的我们自然无法臧否大师们的抉择,但无论境遇如何,他们一定不曾忘记最初也是最后的承担。

        全书三册,浩浩荡荡,纵深历史,令人酣畅淋漓,感慨万千。尤其令人震撼的一点是全书的注解,详细到每一句引用的话,揭露还原历史的真相,作者严谨笃实的为学态度令人敬佩。然而,美玉亦有瑕疵,作者难掩自己对武侠风格的喜爱,有些影响全书风格。作者著书情动之时对人物的臧否仍有待探寻。

        穆旦在《冥想》中慨叹:“但如今,突然面对着坟墓,我冷眼向过去稍稍回顾,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大师气韵,荡涤吾心。思及懈怠,汗流浃背。心存善念,愿承先志。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