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关于高校辅导员职业化的思考


                                                                            1


                                                             “你的理想是什么?”

     

           14年前,我来理工参加辅导员竞聘面试,最后一个问题是当时的校领导楼锡锦副书记提的,很简单的一句话:“你的理想是什么?”

     

            前面的问题我对答如流,这个问题我稍微停顿了下,说出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答案:“假如我真的成为了一名辅导员,我的理想就是做一名优秀的辅导员,同时作为一位教育学专业的毕业生,我的人生理想是做一位能影响一批人的教育家。”

     

            我记得坐在我对面的一排领导纷纷点头。然后下午我就跟理工签约了。

     

            但是,遗憾的是,14年过去了,这5110个日日夜夜里,我几乎每天都在教育人,但是我显然还不是教育家,我离教育家的距离还很遥远很遥远。

     

            当然,今天我想谈的不是理想和如何成为教育家的问题,这个问题太大,谈一个比这个问题小一点的问题,也可能是很多人还不太认可的问题,就是辅导员职业化的问题。

     

                                                                            2

     

                                                            辅导员是不是谁都可以做?

     

             我在信息学院工作的时候,有位从浙大过来的老资格实验员时不时跑到学工办,说你们辅导员的工作谁都可以做,应该请退休的人来做,还可以少给点钱。

             那时的我年轻气盛,免不了跟他争论一番,不过过不了多久他还会来说一遍类似的话。

     

             有多位我很敬重的教授怀着极大的诚意跟我讲,辅导员是个可有可无的岗位。

     

             前几年有人在网上说,辅导员制度问题多多,理应寿终正寝。

     

             我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反驳这种观点,据说不少人点赞。

     

             辅导员到底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岗位还是一种有着真实社会需求的职业?

     

             对于这个问题的争论到现在还没有完结。

     

             我把04年以来,能找到的所有关于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和辅导员队伍建设的76份文件都翻了一遍,欣喜地发现,从国家对辅导员队伍建设的总体设计来看,促动辅导员走向职业化、专业化、专家化已然是十分清晰的方向。

     

             从200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到2006年的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辅导员队伍建设规定》,到2014年教育部《高等学校辅导员职业能力标准(暂行)》,再到去年教育部刚刚重新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辅导员队伍建设规定》,十余年来,中央及国家层面就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及辅导员队伍建设先后出台了四个导向性的文件,前后用了十年时间,完成了辅导员职业化的顶层设计和宏观布局。所以从国家层面来看,辅导员职业化是大势所趋。

     

                                                                            3

     

                                        辅导员获得认同的唯一办法就是走向职业化的道路

     

             从国外高校的相关经验来看,与我国辅导员类似的职能,在西方高校称之为学生事务工作。

     

             如美国高校专职辅导员产生于20世纪初期,早期被称为“学生人事工作者”(student personnel service),起先他们也不受待见。

     

             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动荡复杂的社会背景下,学生发展理论(student developmental theory)应运而生,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学生事务工作逐渐走向职业化和专业化的路径上去,形成了职业内容规范、职业边界清晰、职业技能扎实的学生事务工作体系,为学生的发展提供了各种各样专业化的服务。也正因为如此,美国的学生事务工作者们获得了广泛的职业认同和社会声誉。

     

             把视线拉回来。

     

             从党和政府的要求来看,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底召开的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关系高校培养什么样的人、如何培养人以及为谁培养人这个根本问题,对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从高校发展的情况来看,1989年以后,近30年来,高校的稳定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有赖于建立了一支值得信赖、有一定业务素养的辅导员队伍,这支队伍无疑成为各高校加强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和日常管理工作,尤其是加强校园安全稳定的重要力量。

     

             记得2015年,我在浙江大学参加浙江省第七届辅导员工作论坛,时任浙江大学学工部长邬小撑老师说过这么一句话“假如香港高校有辅导员制度的话,占中事件就不会发生了”,后来细细一想还是有道理的。

     

             这句话道出了我们辅导员存在的最大的价值。

     

             因此,不难看出,随着国际国内形式的不断变化,意识形态、思想政治教育、校园管理和安全稳定工作需要更加专业的素养和技能。

     

             再加上95后为主要群体的大学生无论在个性品质、知识储备、能力视野还是发展诉求等各方面都与以往大学生存在不少差异,他们出现了更为广泛也更为深刻的发展性需求。

     

             分析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时至今日,辅导员队伍建设已经呈现在国家的要求、学生成长的需要、学校发展的需求和辅导员自我提升的需要等多重需求的背景下。

     

             在这样的多重背景下,要做好辅导员工作,光靠经验显然是不够的,更加需要职业化的队伍、专业化的方法和扎实的技能。

     

             因此,新形势下,提升高校辅导员思想政治教育的能力和水平,加强辅导员队伍建设的有效措施必须是走向专业化、专家化和职业化的道路。

     

                                                                           4

     

                                                        辅导员走向职业化面临的问题

     

            虽然从发展趋势看,形势很不错。但是,关于辅导员职业化,社会上也有不同的声音,一些人认为:

     

            辅导员队伍流动性太大,难以建立稳定的工作队伍;

     

            辅导员工作有职责无边界,经常沦为学生的保姆和职能部门的勤务兵;

     

            辅导员岗位是跳板,锻炼几年就转岗;

     

            辅导员没出路,说好的三单独无法兑现;

     

            辅导员是青春饭,年纪大了没法干;

     

            ……

     

            这些人据此认为辅导员不可能职业化。

     

            在我看来,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辅导员还没有完全走上职业化的道路,才会出现以上问题。

     

            回到开始提出的问题,辅导员到底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岗位还是一种有着真实社会需求的职业?

     

             这个问题应该有明确的答案。

     

             辅导员应该也必然是一种职业,而职业化的核心首先就是把辅导员看成是一种职业,而不仅仅是一个工作岗位。然后从上到下,按照这个思路去构建辅导员的职业化道路。

     

             但是,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辅导员职业化面临诸多困境。

     

             最典型的就是目前辅导员队伍建设出现高原反应:

     

             国家政策基本到位,人员配备基本到位,辅导员队伍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但是在政策高位运行的情况下,又同时存在高校执行上不同程度地打折扣,辅导员队伍确实存在流动性大,有职责无边界以及跳板现象等等,并没有完全达到理想的状态和要求。

     

             这是一种看似矛盾,实则不太费解的一种现象。

     

             正是因为我们很重要,我们面临困境,才会有国家层面的如此之重视。

     

             国家如此之重视,正好有说明我们处在困境之中,否则需要这么重视吗,国家部委及以上相关文件10年来出了不下50个。

     

                                                                           5

                                                     破解这些问题的方法只有职业化

     

             职业化是一种工作状态的标准化、规范化、制度化,包含在工作中应该遵循的职业行为规范(Code of Conduct)、职业素养和匹配的职业技能,即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用合适的方式,说合适的话,做合适的事。

     

             目前,我国有些职业的职业化比较成熟,如医生、教师、律师、运动员,而辅导员职业化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

     

             高校辅导员职业化是一项长期性的重大任务,又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是辅导员队伍稳定发展的保障。

     

             从职业化的核心要素来看,高校辅导员制度发展到今天,无论在职业行为规范、职业素养还是职业技能上,呈现出官方有明确界定,实际工作中有大量的经验积累。

     

             如教育部2014年出台了《高等学校辅导员职业能力标准(暂行)》,教育部、各省市举办的辅导员职业技能大赛,各高校包括我校制定辅导员工作规范等等。

     

             虽然这些规制和规范落地尚有一定距离,但是这些都为高校辅导员职业化创造了条件。

     

             时至今日,辅导员工作正处在一个重要的转换期,高校应该积极探索推动辅导员工作从过去依赖经验的1.0版本升级到以规范和专业化为主要特点的2.0版本,直至最终走上完全职业化的3.0版本。

     

             这个过程可能需要10到20年,但是没有这个意识,我们就会跟不上形势,会越来越吃力。

     

                                                                           6

     

                                                       认识到位后,关键是怎么办?

     

             在此背景下,高校怎么办?

     

             其实这是困扰很多人的问题。

     

             除了要创造条件落实中央及各级政府部门的政策之外,作为地方高校目前更为重要的是要在这些政策的指导下,尽快组织骨干力量展开研究和实践,从辅导员工作内容、技能、素养、评价等方面进行规范化、制度化,尤其是基于学校情况、学生特点、辅导员工作的传统,探索适合本校辅导员职业化、专业化和专家化的有效路径和促进机制。

     

             此外就是给辅导员们多一点信任和支持!

     

             至于具体举措,我目前考虑不成熟就不瞎说了。

     

             那么,辅导员该怎么办呢?

     

             我感觉沿着职业化、专业化和专家化这个思路走下去,我们是能够大有可为的。

     

             从实际工作来看,我们每一名辅导员要联系和管理一定数量的学生,还要承担专门的工作任务,这种工作模式我们称之为条块结合。

     

             经过一定时间的工作后,在某一块工作上的长期持续的投入,可能会形成一定的经验和深入的思考,如果我们能再进一步总结其中共性问题或者差异化问题或者就某个案例的长期跟踪等等,进行必要的职业反思,这个过程也许会引导辅导员找到自己的工作专长,久而久之形成某个领域的专家,最终走上专家化、职业化的路子上去。

     

             也许我们不会做一辈子的辅导员,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形成的能力是可以迁移的,仅这一点,就应该足够引起我们重视。

     

             我在信息学院工作时有个同事叫朱熠鹏,在我身边干了4年辅导员,2012年因为种种原因,他辞职回了贵州,在贵阳科技局工作。上个月我去贵阳招生,老同事朱熠鹏全程接待。招生之余我们聊了很多,我问他科技局的工作忙不忙,搞不搞得定。他说在理工做过辅导员,出来做什么都不觉得忙,也没什么搞不定的。

     

             那个时候,我很年轻,是个工作狂,一天恐怕有16个小时在工作。他跟着我也是不分昼夜,拼命三郎一个,吃了不少苦,也干成了不少事。他说这段经历虽然很辛苦,但是积累的能力和精神,对他在新单位是很受用的。

     

             几位出去的同事都有这个感觉。这就是迁移能力。

     

             当然,我要说的重点还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辅导员自身的工作本身是有意义的,是可以锻炼人,也可以加以研究,做出成就来的,是可以出专家的。

     

             例如班级建设。

     

             我们天天面对班级,但是有几个人想过这里可以做出一篇大文章来呢?事实上,班级管理的理论在教育学领域是有一定的分量的,比较成熟的理论就有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的平行管理理论、以及其他人的群体动力理论、人性化管理理论、学习风格理论等等。

     

             例如问题学生的教育。

     

             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是出过教育家的,我比较欣赏的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把一批问题儿童组织起来,开办少年违法者工学团,进行长达16年的教育实验,把三千多名流浪儿童和违法者改造、教育成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其中不乏出色的工程师、教师、医生、科学家,有的还成了英雄和模范。他把这段经历写进了他的名著《教育诗篇》,有兴趣的同事可以去看看。

     

            还有享誉全世界的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在帕雷什中学长达32年的教育实践,奇迹般地写出了40部专著、600多篇论文、约1200篇儿童小故事。他的那本《给教师的100条建议》被奉为儿童教育界的经典。

     

            再说点现实的问题,比如说目前学生寝室矛盾呈现出多发易发态势,抓住这个问题进行案例积累和研究,估计也能有不少成果。

     

            类似的还有很多,其实我们不必去追求那些看是高大上的选题,我们面对的每一个让我们头痛的问题,都是有价值的,值得研究破解之道和发生发展规律的。

     

            所以,我们不必彷徨,不必焦虑,沉下心来,走进我们的学生,认真思考我们的工作,研究它,实践他吧。政策越来越好,条件也越来越好,不出几年,全国辅导员队伍里会出来一批专家型的人物,他们将率先探索出辅导员队伍的专业化道路,进而推动辅导员最终走向职业化。当然,这个过程可能还需要10到20年,甚至更长的一段时间。

     

            所以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当代中国的高等教育里要产生教育家的话,辅导员队伍可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来源,因为我们具备产生教育家的客观条件,现在差的只是主观条件,一旦解决了这个主观条件,坚持探索下去,说不定真有人总结个什么教育法出来,但是前提是一定要真诚地对待我们的学生和我们的职业。

     

    (本文作者: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思政教师吴新林)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