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乡之魂·贤之梦

    乡之魂·贤之梦

         乡是故乡,贤是才德之人。“乡贤”一词始于东汉,是国家对有作为的官员,或有崇高威望、为社会做出重大贡献的社会贤达。第一次听到乡贤这个词的时候便让我想到了一个几乎改变我们村命运的人。

         农村人更多的讲究的实实在在,朴素的外表,简洁的话语,朴实无华的行动,这些都诠释了一个个简简单单的农村人。我生活在一个小山村,还记得在我很小时候,总有那么一个人,影响着我们整个大家族。从小,对他的就是充满着恐惧和尊重,敬畏和害怕。在农村,对于教育问题从来就没人重视,他是第一个把教育看的比生命更重要的人。可以说他影响着我的一生,正是因为他我走出了大山,走出了不一样的路。当然还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他就是我的三伯,我父亲的堂哥,不是很亲的那种,隔了几代的三伯,他是我们那个小家族里面最有威望的人。在家人们看来,他是有文化的人,在城里有车有房,有稳定的收入,拥有着幸福,舒适的生活,所有的人都羡慕他。那时候的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像他一样,但自己觉得一切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在农村,女孩长大了就是别人家。所以从小村子里面的女孩基本上就没有好好的上过学,上完小学就去打工,然后早早就嫁人了。而我家姐妹三个,我们是幸运的,大姐则是村子里唯一一个上了大学的女孩子。那年,高考大姐考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分数,根本上不了二本学校,阴差阳错的大姐收到了一份三本院校的录取通知书。面对高昂的学费,父亲沉默了。大姐也选择了出去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家里面还有我和二姐。我们家也不是很富裕,勉强的生活还能维持下去,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一家人总是过的开开心心的。父亲一直保持沉默犹豫的很久,最后大姐和村里的小姑娘一起去打工了。当三伯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他去我家对着我父亲开口就大骂,那时候,我还小,隐约的记得父亲只是沉默着不说话。后面不知过了多久,天都已经黑下来了,不知道三伯对父亲说了什么,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记得最深的一句就是:“如果实在没有钱,我来供她。”可能三伯的话,让我的父亲有所感悟。因为父亲也是一个好强的人,正是因为我们都是女孩子,他不想让我们被别人瞧不起,所以第二天,父亲就去把大姐喊回了家,东拼西凑的让大姐去上了大学。父亲原本可以像村子里的人一样,过的平平凡凡,轻轻松松。我们长大后就可以去外面打工,挣钱,他也不用那么辛苦。但是自从父亲选择了让我们读书,他的背再也没有直过,手上的老茧再也没好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姐的影响,我和二姐在读书方面也很得劲,二姐成绩不好,但是我爸硬是要让她上大学,所以二姐的读书之路非常坎坷,初三复读了一年,高三又复读了一年,好不容易才考上了一个一般般的大学。在我看来,二姐已经尽全力去做了,她的努力也有了回报。而我,从小在两个姐姐的影响下,对于学习,一直都是认真努力,一丝不苟。我也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在我们上学的这些日子里,三伯总是以一个过来人,鼓励我们,不管学习成绩有多差,一定要好好学习,一定要努力。用三伯的话来说:“不努力就没有饭吃。”可以说三伯改变了父亲,而父亲成就了我们。

         对于我而言,这些都不是印象最深的。最深的是三伯彻底的改变了一家人的生活。这也是我们村子里,茶余饭后都喜欢谈论的事情。三伯家有五兄弟,他排第三个,所以我们叫他三伯,小时候,家里很穷,兄弟姐妹又多,他也是吃了很多苦,经历了很多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三伯还有一个堂弟,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本来很幸福的一家,堂弟在一次干活的时候被电打死了。那时,堂弟的媳妇才二十八九岁,最小的孩子才牙牙学语。这无疑给了这个家庭晴天霹雳的打击,一家孤儿寡母的就这样生活了下去。好在孩子都很听话,学习成绩也很好,纷纷都考上了大学。这也是正是因为三伯,在他们成长的道路上一直引导,关心,支持他们。很多时候没有学费都是三伯拿的,三伯总是给我们说他家三兄妹的故事,每次我都是边听边哭的稀里哗啦。那时候,一个星期的生活费50块刚刚好能过很好,基本上能吃饱喝足,生活也很惬意。听三伯说,他们姐妹一个月50块钱的生活费,中午吃馒头,自己在家里面带着咸菜去吃,晚上打米饭来吃自己从家里带去菜。鞋子破了还将就穿,衣服很少买新的,回家还要干农活。三伯说:“有一次,我给他们姐妹100块钱作为生活费,一个月过去了,三伯问他们还有钱吗?”他们说“还有50块。”我被深深的震撼了。一个月,两姐妹就用了50块,这些钱就平时吃饭也不够啊,更别说是两个人一个月用了50块。每次去上学,为了节约车费,他们宁愿走两个小时的路,我不愿意坐车。每每听到这些,想着自己当时的零花钱一个星期可能都有50块,我都会默默的流下眼泪。对于我而言,我还是很幸福的,因为我还有一座靠山——我的父亲,而他们什么都没有。那是一个多么坚强的女人,守了二十多年的寡,一个人把三个孩子拉扯大了。三个孩子都很挣气,都上了大学,现在也有了好的工作,生活也过的很幸福。可能他们三兄妹都不可能忘记的只有他——我的三伯。三伯是他们的靠山,甚似他们的父亲。       

         后来,只要三伯知道村子里面有谁不想读书的小孩子,他都会找上门去,耐心的交流,一定会说服他们都去上学,实在说不通的或者不好好学习的,直接提着棒子就打。有一次,三伯的一个侄儿就被三伯打的在床上躺了三天。现在,村子里的大学生越来越多,一年都有好几个……而三伯,也留在了我们的心中。

         三伯还资助村子里面修了很多路,带着我们村子里的人一起修路,生活也越来越好了。逢年过节都会回家和我们一起过节。和父亲们一起喝酒闲谈,和我们这些小辈儿就谈学习谈工作。每家每户只要有什么事情,都会找他帮忙。这几年来,村子里陆陆续续有很多人都上了大学。这正是因为三伯,他说自己是村子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他知道知识能改变命运,他希望有更多的能够走出这个小山村。

     


    标签: 一方故土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