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新时代提升大学生网络理性行为的策略探究

          莆田学院  郑丽萍

     

    [摘  要]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而网络时代是新时代的内涵之一,大学生作为互联网最主要的受众群体之一,研究他们的网络理性行为成为新时代的命题和任务。大学生网络非理性行为主要表现在盲目从众性、道德失范性、情绪偏激性、集群联动性,分析其背后的原因主要包括网络技术层面、国家体制层、高校管理层和学生自身层面。大学生网络非理性行为不仅不利于大学生自我的身心发展,而且会影响国家的稳定发展,因此发挥要各方面的合力,网络媒体要增强社会责任意识,构建积极的网络文化;党和国家要建立健全网络法规,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各地高校要创新网络育人思路,实行人性化网络管理;学生要主动培养良好媒介素养,提升自觉的网络理性。

    [关键词]  新时代; 大学生; 网络理性;策略

      

    如今的新时代是离不开网络的时代,网络已经成为成为大学生获取知识、人际交往、休闲娱乐的重要渠道,成为大学生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是网络又是一把双刃剑,网络技术的发展革新在为大学生提供便利的同时也引发部分学生非理性行为,因此,应该加强大学生网络理性行为的实践探索,以便更好的开展高校思想政治工作。

    一、大学生网络非理性行为的表现特征

    (一)盲目从众性

        从众是个体在群里影响下放弃个人意愿或初衷而与大家保持行为一致的心理行为。大学生的网络盲目从众行为则是指大学生个人在网络群体的环境中,缺乏自己的理性思考和判断,与众多的网络受众者保持一致的心理现象和行为方式。伴随着网络技术的革新,各种社交软件、工具软件应用而生,各种网络工具和社交软件的持续利用强化了大学生对网络的依赖,同时网络上存在着所谓的“大V”“网红”等意见领袖,他们的言论主导着整个网络的舆论走向,特别是一些知名的专家学者,当他们发表评论时,大学生发现自己的意见和观点和他们相冲突的时候,往往会陷入困惑之中,在想象或现实存在的群体压力环境下,导致思想上的自我迷失,心理上的盲目从众,行为上的随波逐流。中国社会又处在一个转型时期,网络上充斥着各种良莠不齐的信息,存在大量的营销号,网络水军,网络写手等等,他们为了自我的利益想法设法将一些低俗、淫秽、色情的内容炒作成社会热点,这对涉世未生的大学生必然造成一定的冲击。例如,从芙蓉姐姐蹿红到凤姐现身,从犀利哥被围观到外星人陈山的被消费,这些网络人物通过低俗、出丑的方式来博取眼球,挑战大众丑的极限,一夜成名。但是在这些人受到热捧的背后,我们不得不说,审丑文化大行其道,我们的大学生也是其背后推手,主要原因在于大学生的非理性盲目从众。

    (二)道德失范性

        网络道德失范是指网络生活中基本道德规范的缺失和不健全所导致的网络社会道德调节作用的弱化,由此产生的整个网络社会行为层面的混乱无序的状态。大学生的网络道德失范则是指大学生群体在使用网络过程中所作出的一切有违背道德规范甚至触及法律底线的行为。大学生道德失范主要表现在道德观念的弱化,道德情感的困惑,道德认知的不足和道德行为的失范。由于高校、家庭、社会等多方面网络道德教育的缺失,大学生在网络这个大环境下并不会对所有的网络行为都进行道德检阅和价值分析,出现人云亦云,更为甚者,利用网络的虚拟性和隐蔽性散播谣言。例如,重庆某大学生在网络上发布“重庆出现针刺者”,引起了重庆市民的恐慌,呼市大学城一学生在微博上发布“40宇名暴徒到达呼市,大学城防爆已布控,大家结伴而行,珍惜生命”的不实信息,这一信息也同样引发本地网民及群众的恐慌情绪。在大学生群里中,散播一些不实言论并非个案,甚至会出现群体性效应导致整个社会出现不稳定的局面,这体现了大学生网络道德的失范性。

    (三)情绪偏激性

         偏激是指人的思想、主张、言论、行为等方面过火,有失平允,在行为表现上与社会现存的规范、准则、秩序相互冲突或背离,并且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冲击社会的正常运行。大学生的网络偏激行为则是指大学生在参与网络活动的过程中,大学生不以理性的规律认识网络世界,而是以不断变化的情绪情感体验来考虑问题和解释现实,出现偏激思想和行为。这些偏激思想和行为的出现,主要是受到大学生所处的成长环境、心理年龄和社会期待等多方面因素影响,而大学生网络情绪化的偏激性行为往往不利于大学生的健康成长,导致大学生在认知、道德和社会交往各个方面的混乱,出现行为的偏差和越轨。例如,洁洁良事情中的当事人硕士研究生田某某公然在网络上发表攻击党、民族和国家的偏激言论,作为具有高学历的知识分子,在面对一些不满事件时,在发表网络言论时,缺乏对自我的理性认识,让自己的情绪不加控制地肆意放大,丧失理性,造成言论和行为的偏激。

    (四)集群联动性

    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最早研究集群行为,他注意到“聚合起来的群众会表现出一些新的特点,它不同于组成这一群体的个人所具有的特点。”而所谓大学生的集群行为,是指一定数量的大学生由共同的兴趣或共同利益聚集到一起产生临时群体,以表示对某事、某物关注的一种行为。在网络这个大环境下,大学生也有可能因为共同的热点事件聚集到一起,而一个非理性行为往往通过这种网络群体产生集群效应,造成非理性行为的网络聚集,同时,这个网络群体产生之后,群体中的网络个体间还有可能持续不断地进行互动和联系,继而引发新一轮的网络热点效应。例如,2017年的“萨德”事件,大学生聚齐起来在网络上发表抵制韩货的相关言论,甚至游行示威,然而,四面树敌不是爱国、伤害自己人也不是爱国,炮制阴谋论同样不是爱国。 随着我国综合国力提升和国际影响力增大,要想屹立于世界之林,必须要有强大的并且能够明辨是非的人才储备。大学生作为高学历的知识分子,身上肩负着祖国的未来发展与富强,在网络上表达爱国情感的时候,更要理性,把朴素的爱国情感升华为理性的爱国主义情操。

    二、大学生网络非理性行为的原因分析

    (一)网络技术层面:网络表达的虚拟性和匿名性

    网络世界具有虚拟性,大学生在使用网络进行交流、评论、发帖等过程中,他们无需使用自己的真实信息,可以匿名甚至可以使用虚假的信息,互联网的这种虚拟性和匿名性导致在进行网络交流时,你无法准确判断对方的身份,这样一来,很多大学生利用网络的这种虚拟性和匿名性来发泄自身被压抑的情绪和情感。在快速发展的新时代,大学生也面临着各种压力,由于他们的自我意识较强,有时候不愿意向熟人倾诉,或者透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但是他们内心又渴望交流,所以他们会选择在网络中寻找宣泄口。在宣泄的过程中,大学生们理智受到情绪情感的支配,会产生批评党和政府、攻击他人等网络非理性行为。

    (二)国家体制层面:党和国家对网络领导的相对滞后

    网络发展太快,针对网络这个跨时空的新生领域,党和国家对网络的领导相对滞后,无论从相关的法律法规,还是国家对网络的监管都存在着明显的不足。国家对网络相关法律的制定不健全。法律调整的社会关系是在发展变化的,法律的力量也应该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从现实空间渗透到虚拟空间,虽然两高院也出台过相关网络犯罪的法律法规,但是这远远无法填补网络行为规范缺位这一事实,这就滋生了部分网络使用者的侥幸心理和行为,对于大学生而言,由于网络违法成本较低,又被不良的网络信息文化暗示,容易出现社会越轨行为。

    (三)高校管理层面:高校对学生网络管理缺乏人性化

        网络准入门槛低,受众面广泛,尤其受到广大青年大学生的青睐。大学生通过网络媒介来表达自己的想法,进行人际交往,开展网上学习等,新媒体已经成为大学生生活的一种必不可少的方式。习近平曾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时强调:“凝聚共识工作不容易做,大家要共同努力。为了实现我们的目标,网上网下要形成同心圆。”画好这个同心圆,高校责无旁贷。高校网络思想政治教育即符合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时代性,同时又符合青年大学生的主体需求。但是往往在现实的网络思政教育过程中,高校网络管理者常常采用一刀切的管理模式,有的时候基于害怕网络舆论变成现实危机事件,利用各种校级校规对学生进行施压,这样反而会触发学生的逆反心理,在网络上发表更为不理智的言论。这不利于高校网络思政的开展,更与高校的人文教育理念背道而驰。

    (四)学生自身层面:大学生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较弱

        95后的大学生是在网络媒体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有较强的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思维比较活跃,善于利用网络媒体来搜索资源和解决自己在现实生活中面临的各种难题。面对海量的良莠不齐的网络媒体信息,大学生由于涉世未深,缺乏独立的判断能力,容易听信不实的言论,甚至为了点击量捏造谣言。同学大学生正处于青年时期,血气方刚,年轻气盛,有较强的虚荣心和攀比心,情绪情感波动性较大,这些不成熟的特点会成为大学生进行非理性网络活动的诱因,一些大学生为了能够一夜成名,失去了自己应有的原则和立场,突破道德的底线,产生网络越轨行为。

    三、提升大学生网络理性行为的主要策略

    (一)网络媒体要增强社会责任意识,构建积极的网络文化

        网络媒介以快速、便捷、参与性强、传播性快等的特点受到广大网民欢迎,特别是广大青年学生,是网络媒介的主要受众,他们有较强的自我意识,易受网络舆论的煽动,因此,网络媒体身上肩负的社会责任也越来越大。要让网络成为传播先进文化和加强意识形态教育的重要阵地,这就要求网络媒体工作者本着对对国家、社会、网民负责的认真态度,把社会责任意识渗透网络媒体工作之中,尽最大努力来提高网络媒体的公信力和树立良好的企业社会形象,弘扬社会正气,引领时代潮流。特别是随着新型网络平台兴起,比如抖音,一直播,梨视频等大型的网络APP平台,这些平台成为越来越多大学生的网络聚集地,这些网络媒体企业更认真学习把握和践行有关网络文化建设的方针政策,加强社会责任感,对网络平台的内容进行把关和控制,抵制低俗、谄媚、色情的网络直播内容,从源头上净化网络文化,传播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网络文化内容。网络媒体应该努力整合各方面的资源,在信息社会文化大发展中展现网络文化新面貌,新气象,构建和谐的网络环境。

    (二)党和国家要建立健全网络法规,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党和国家也日益重视互联网、发展互联网、治理互联网,对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网络安全问题,作出一系列的决策和部署。习近平在今年4月份的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强调:“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就没有经济社会稳定运行,广大人民群众利益也难以得到保障”,“要推动依法管网、依法办网、依法上网,确保互联网在法治轨道上健康运行。我们的党和国家也在不断地推进网络法治的建设,但是目前的网络立法还存在诸多的缺陷和不足,从结构上看,缺少起带头作用的网络基本法,从内容上看,存在网络立法速度滞后于网络发展的速度,而新法的效力是不究过往,这样就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这同样给高校大学生一个讯号,网络世界里,存在的法律漏洞,让大学生可以打法律擦边球,以至于产生诸多网络非理性行为。因此,党和国家应该更具有前瞻性,尽快建立健全的网络法规,营造健康的网络环境。

    (三)各地高校要创新网络育人思路,实行人性化网络管理

        “科技是发动机,人文是方向盘”,高校思想教育工作者如果只是将网络作为发布工作通知和消息的工具,这显然是不够的,高校思政工作者必须顺应时代的潮流,树立网络思维,创新网络育人思路,鼓励学生处、书记、辅导员等学工队伍在大学生聚集的平台上和学生进行对话和交流,同时要善于培养网络意见领袖,着力建设一支政治觉悟强、道德信念坚、业务水平高的校园网络铁军,积极引导积极的网络舆论场。实行人性化的网络管理还需要尊重学生的个体需求,避免千篇一律的思政理论灌输,可以根据学生的身心特点、兴趣爱好等,通过网络媒体平台搭建分类型的网络小组,充分调动学生积极性,对网络场域进行自我管理,自我监督,实现网络“微思政”,促进学生个性化发展的同时也能提高高校思政教育的有效性,使高校德育工作再上一个新台阶。

    (四)学生要主动培养良好媒介素养,提升自觉的网络理性

        媒介素养是大学生获取正确媒介信息,并且能对这些媒介信息进行独立的思考、判断、甄别、创造和传播的能力。大学生是网络媒介使用的主要群体,他们的媒介素养直接关系到整个网络环境的氛围。大学生作为网络受众结构中高学历层次的群体,也应该有责任也义务成为网络健康发展的中坚力量,因此大学生可以通过以下途径主动培养自身良好的媒介素养:首先,增强大学生自我的网络理性认知,看待网络热点问题时,应该保持自我独立的思考,努力充当一名理想的网络参与者。其次,主动学习网络媒介知识,认识到网络媒体承载的意义及其运行规律,学会对网络资源进行甄别和整合,提升自身媒介素养。最后,要进行自我管理和自我实践,在网络时代下,人人都是“麦克风”,人人都是“传声筒”,大学生应该严守网络媒体使用规范,加强对自身的管理和监督,养成理想分析的优良习惯,严格践行网络行为规范,彰显新时代大学生良好的媒介文化素养。

     

     

     

     

    参考文献:

    习近平.敏锐抓住信息化发展历史机遇,自主创新推进网络强国建设[N].人民日报.2018-04-22.

    郑杭生.社会学概论新修(第三版)[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4.

    徐建军.大学生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理论与方法[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0.

    蒋广学,张勇,徐鹏.高校网络育人工作的系统思考与实践探索[J].思想政治工作研究,2014(3).

    王建亭,王佳浚,刘健.自媒体时代大学生网络思政教育的人文关怀[J].河北工程大学学报,2018(2).

    陈中.当代大学生人文素养缺失的原因及提升策略[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6(22).

    李敏.“互联网+”时代大学生网络文化素养的失范与理性重构[J].山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8(2).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