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李安:新浪清查同性恋题材内容,其实是想保护他们?

    反对同性恋一直是基督教的事情,对,就是那个有圣诞节的基督教。

    而中国,自古没有反对。


    4月13日新浪管理员发表微博,写到“微博根据《网络安全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严格履行企业主体责任,现开展为期三个月的针对违规漫画、游戏及相关图文短视频内容的集中清理行动。本次行动主要的清查对象包括:1、涉黄的、宣扬血腥暴力、同性恋题材的漫画及图文短视频内容,如包含以下特征的内容:「腐、基、耽美、本子」……”

    一时激起千成浪。

    随着一篇《渣浪你好,我是同性恋》的发布,话题主战场从新浪扩散开来。这篇文章说列举了以2013年何韵诗出轨,微博发起的“撑同志反歧视”活动,一时间整个微博都是彩红颜色等内容,最后文章以“我们为什么要为同性恋发声:把同性恋换成女人,就是100年前的故事,换成黑人就是200年前的故事,换成数个拉蒂就是2000年前的故事。而如果沉默,那就是未来每一个人的故事”想要唤起更多人参与对新浪此项规定的声讨。

    于是,话题的焦距从新浪所言的“同性恋题材的漫画及图文短视频内容”变成了“中国不允许同性恋及其他非异性恋的性取向”。


    撑同志 反歧视

    1.

    在新浪发布的后半段内容中,提到了关键词“腐、基、耽美、本子”,也就是这次行动的真正对象。

    “耽美”这个文体类型,我是在高中才知道的,顺带知道的还有“腐女”这个名词。“耽美”代指那些描述男性与男性之间爱情的文学,

    而“腐女”便是以臆想男生与男生之间有着超越友情的关系而产生共同话题的女性们,多喜爱阅读“耽美”文学。

    在大学里面,我的两名师哥关系特别好,同门师妹总说他们很般配,应该在一起。特别是师哥们在聊起他们之间一些兄弟情义,比如一起出去田野调查,住在一个帐篷里面时,比如其中一个师哥在犹豫要不要出去交换,另一个师哥拍板说,“走,一起”时,总会引来一群人的尖叫,还有一声高过一声的“在一起,在一起”。

    其中一个师哥曾极为严肃地问我,当女生说两个男生很般配,很有耽美的感觉时,是真的认为他们是同性恋,还是什么?

    那时候,我就在想,关注耽美的这些人,是否真的在尊重同性恋?或者只是在借用这种方式,寻找某种不可为人道的快乐?

    不知道身边那些异性恋的男性朋友们,是不是也会有如此感受?

    不知道身边那些真正的男性同性恋们,如果看到“同性恋”这个词被异化成玩笑、调侃,内心又会是如何感受?


    《世界第一初恋》

    2.

    后来,和一位男性同性恋认识。因为他当时要写一篇关于中国的同性恋论文,刚好我的学校可能是全中国最适合做这项研究的地方,连老师也都这么说。一来二去,我们成了朋友,也就无话不说。

    处于好奇,询问了他关于“耽美”的看法。他跟我说,那不是他们的世界,那是女性想象中的世界。很多时候,他们是反感这样的东西,因为总像是在被当做异类观赏,越发觉得被人当做娱乐消费的物品,但是有时候也会说服自己,作为少数派,无论如何有一群这样支持的人在,也许是好事。

    也就是,“耽美”“基腐”的主角都是男性,但它们大部分的内容创作者和消费者都是女性(“腐女”),并非真正的男性同性恋,甚至他们自己都是不喜欢这类东西的。

    这样非同性恋人群眼里的同性恋关系,让我想起那些外国人眼里的中国元素。

    最近几年外国品牌总是不遗余力地在产品上增加中国元素,比如维多利亚的秘密T台上面出现的“中国龙元素”、阿尼玛出的十二生肖限量高光、迪奥出的十二生肖红绳……都被中国消费者誉为“不仅丑,而且丑出了境界,丑出了可以理解的范畴”……

    不是圈内人所创作出来的东西,可能真的很容易南辕北辙。这些品牌增加了中国元素,不见得是为了讨好中国人,更多的其实是符合外国人对中国的想象,以此讨好他们本国消费者。

    就像来自日本的《世界第一初恋》《人鱼公主的弟弟》,其实都是少女漫画的细分。这些作品想要讨好的是少女们。在看这些作品的时候,并不是因为支持同性恋,而是能够享受双份的男色。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绕过“男女大防”的文化背景,以支持同性恋的借口,不用背负道德谴责的压力,大大方方地花痴“颜值即正义”的男性。

    甚至还会因为看多了这样的内容,把这种想象带入生活——就像我的师妹们,就像前段时间也是在微博上爆出来的消息:一名十几岁的少女借由家教补习,向几岁的小男孩传播“耽美”“基腐”的文章。

    我不反对“耽美”,但我反对“腐女”把自己的想象强加在男性身上。


    《红楼梦》

    3.

    在平权运动中,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同性恋是天生的,似乎向还在发育期的男孩传授这样的内容也就没有罪过。

    但实际上,在历史上一系列针对同性恋遗传的研究,就基于“同性恋不正常”的标准——同性恋来自于“基因变异”或者是“基因突变”。越来越多的证据向我们展示着自然世界的多样,动物们从来都不见见单独只有同行与异性这两种,而人类也是一种高级动物,非此即彼也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

    《红楼梦》里面的少年们正是出在青春发育期,曹雪芹用美好的文字将薛潘他们这群少年对自我性取向的不明晰,细细刻画。没有条条框框的批判,只有让他们自然生在的旁观者身份。

    但是,在网络没有分级,没有内容详细审核的今天,情况就大不相同了。这样的舆论环境、文化生态没有办法给未成年人提供“自由选择”的条件。为了保护他们能够自由选择成为“同性恋”“异性恋”还有其他多种性取向的权利,也应该清查。

    清查涉嫌低俗、媚俗、恶意引导青少年的“基腐”内容,利益受害者是那些借用这种元素来骗取关注,获得点击的商业逻辑。

    把眼光放长远了看,清朗行动一定程度上是在保护真正的同性恋,那群只是因为简简单单相爱了,就是想普普通通在一起的平凡人。

    真正的选择自由,应该像前段时间刚刚公布要参加纽约州州长的《欲望都市》女星辛西娅·尼克松描述她的婚姻一样。她说,之所以和一位女性结婚,完全是个人的选择,和天生的性取向无关。


    《断背山》

    4.

    大量低俗的以基腐、同性恋为依托的内容出现在微博以及其他直播平台中,让没有机会真正深入了解“同性恋”群体的人,开始将“低俗、艳俗、生理冲动”等等肤浅、不好的词语与“同性恋”划等号,产生对等联系。

    典型的“一颗老鼠屎,毁掉一锅汤”。

    能被誉为文艺作品的内容不应该只有“噱头”、“爆点”,它还应该拥有能够感动人的温情。真正“同性恋”题材的作品有没有好的,有,非常好,好到超越“同性恋”话题。

    比如最著名的《断背山》(我想说,它真的不能被简单地归于“同性恋”题材,只是恰巧主角是两名男性)。透过李安导演隐忍缓慢、不着痕迹的镜头叙事,我们所关注的重点不再是“同性恋”,而是他们之间那份经历过时间洗礼变得绵长隽永、让人沉醉的爱。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两位主角,出身贫穷,一生凄苦,为了世俗生活,结婚生子,奔波劳作。就是这样藏在平淡生活背后的情感波涛,让人心生向往却又痛彻心扉。

    李安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部断背山。”

    是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渴望浓烈、持久、深邃的爱,这和性取向,没有任何关系。


    《领居家的月亮比较圆》

    生活变得多元,那么文艺作品必然变得多元,不断被创作的文艺作品展现、传播和输出着真实生活中存在的多元,不断打破多元文化的壁垒,改善着社会舆论环境,增强这个具有不可替代性的人类世界的包容和开放。

    但是“因噎废食”并不适用于对文艺作品题材的限制,不仅仅微博需要清查同性恋题材的作品,任何能够发布内容的平台、出版社都应该有这样的觉悟。

    我不认同微博把“清查”做成了“一刀切”,连“人民日报”“新华社”发表的支持“同性恋”都被删了贴。

    可是,我同样不认为《渣浪你好,我是同性恋》却将曲解为了“反对同性恋”,这不是在解决问题,更像是激化矛盾。

    审核太麻烦,内容有太多,在这样的情况下,新浪只能一刀切。

    这大概才是问题的关键了。

    也许针对这个问题,如果同性恋群体和新浪,还有其他平台真正合作,趁着清查,建立完善审核机制,从圈子内部发声,让圈外人知道真正的同性恋和其他人没有不一样。

    他就像《领居家的月亮比较圆》里面那个积极、细腻、善良的阿朔,不仅阳光着一直忍让和逃避的男友涉,还用微笑和耐心开导着小区里面的人妻。

    他们就像每一个简简单单相爱着的夫妻一样。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