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马克思主义如何应对后现代的挑战

    山东大学文学院 王萌    

        当今时代的现代化进程,由于信息资源的广泛开发利用,全球整体关联不断加深的历史趋势,已升进到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人类开始进入以知识经济为主导,以世界性普遍交往为依存方式的新时代。宣告这个新时代到来的前奏曲,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新科技革命浪潮的兴起。新科技革命即信息革命又称“第三次浪潮”,它意味着持续200余年的世界现代化进程已进入一个重要转折时期,由于信息技术革命和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工业化时代人类的生存观念、发展观念、时空观念,财富的获取方式、积累方式、消费方式,已完全改观;人与自然的关系,人类相互影响的范围和程度,以及世界的整体联系与互动,均已发展到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

      在西方发达国家,与之紧密相随的是后现代主义在兴起后作为一种世界观和人生观在存在和思维范畴内被人们普遍接受。后现代主义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后被神学家和社会学家开始经常使用的一个概念,起初主要用于表达要有必要意识到思想和行动需超越启蒙时代范畴,而现在成了:一切都是凌乱的,没有中心。一些人认为后现代主义是基督教世界的终结。从形式上讲,后现代主义是一股源自现代主义但又反叛现代主义的思潮,它与现代主义之间是一种既继承又反叛的关系;从内容上看,后现代主义是一种源于工业文明、对工业文明的负面效应的思考与回答,是对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剥夺人的主体性、感觉丰富性的死板僵化、机械划一的整体性、中心、同一性等的批判与解构,也是对西方传统哲学的本质主义、基础主义、“形而上学的立场”、“逻各斯中心主义”等的批判与解构;从实质上说,后现代主义是对西方传统哲学和西方现代社会的纠正与反叛,是一种在批判与反叛中又未免会走向另一极端——怀疑主义和虚无主义——的“过正”的“矫枉”。后现代主义的绝对颠覆、绝对破坏,只有“破”没有“立”,在哲学逻辑上是不完整的,所导致的文化后果是虚无主义,它只是人类生存和人类文化的一种过渡状态。

      我们从“人的存在”这一角度切入来观照马克思主义。完整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在扬弃了“我思故我在”(法国笛卡尔  缺陷在于先验性地把人作为理性的动物)、“语言是存在的家园”(德国海德格尔  缺陷在于没有看到语言从来不是绝对的去蔽而是以遮蔽为前提的)的基础上,从实践回到存在即“我实践故我存在”,最充分地回到人的存在方式,是最具有主体性范畴的哲学,具有本体论的意义。

      在马克思主义语境中,共产主义是一种极限的概念和超验规定,它不是用来解决问题,而是用来取消矛盾的。共产主义在逻辑上具有可实现性,在经验世界具有无限可趋近性。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不懈的努力无限地接近这个目标,因此我们对待共产主义应当高举理想主义摒弃空想主义,切忌空喊口号采取务实精神。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在“发展”和“现代化”的范畴中接近本真的“马克思”,在现实境域中应对“后现代”对新人类的侵蚀,从而在现实逻辑中就有可能看到“世界的哲学化和哲学的世界化”理想实现的微茫希望。


    标签: 马克思主义,后现代思潮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1条评论

    daxs9998907 发表于 2017-07-19 09:07 1 楼

    牛!

    |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