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ng(70) "http://blog.univs.cn/data/upload/2019/0912/10/5d79b2c308943b94a3fc.jpg"
博客推荐
查看所有吧>>
活跃用户
    杨舒平笑容满面的演讲:谄媚比辱国更可怕

    带着情绪的文字,只能叫做说,而不是写。因为文字的本身还讲究奇巧淫技,以及用词遣句带来的语言魅力。而以下的论述,看似浩浩汤汤,实则不过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斗嘴,还有铺天盖地唾沫横飞的网络暴力。吐槽或发泄,我其实都不认为是好的文字,可能带来很大的流量,但过眼云烟。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说说这个关乎国家大体的事儿:杨舒平的毕业演讲。

     

    今天说的主角是杨舒平,一个刚满24岁的留美女大学生,就读于美国马里兰大学。5月21日,杨舒平在毕业典礼用英文进行演讲。能够在万众瞩目下侃侃而谈,述说梦想和未来,一定是非常优秀的学生。同时,马里兰大学是一所州立大学,地理位置好,环境优美,在学术声望上也是享誉美国前50名的王牌大学。中国女留学生,在全美的好大学毕业典礼上亮相,原本是给中国人特别长脸的事情。

     

    杨舒平举止优雅,言语间不时有着适宜的笑容,东方女孩的韵味十足。不知道她是如何准备演讲内容的。可怎么也不曾料到,8分钟的演讲之后,她穿越大洋而来,成为了炙手可热的网红,然而却是华人众矢之的留学生网红。

     

    民族主义的诛心,向来猛烈而残忍,带着肃杀之气,轻则让你身败名裂,重则让坠入人间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杨舒平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舒服、平缓的演讲,一个三好生的普通演讲。但,辱华的帽子和罪名毫不客气地戴在了她身上。口诛笔伐的声音此起彼伏,国人和异国他乡的留学生,容纳不下她滔天的罪行。侮辱祖国,罪可当诛!哪里跑出来这样的败类,让国人丢脸,中国蒙羞。

     

    杨舒平究竟有没有辱华呢?她温婉的笑容里面,毕竟全然没有对大中华的好感。她说了祖国的三个不好的地方:空气糟糕、没有美国的言论自由、从小学的历史知识一无是处。辱华吗?谁敢说她没有?说没有的人,一定不爱国,甚至卖国。

     

    所以,民族主义压倒一切的力量,让我们都无法为她辩解。即使她起初只是掩饰不住对马里兰大学的热爱,而仅仅想说说自己国家存在的问题。她提到的那些问题,在中国也存在一些,但当所有人都先入为主地把杨舒平当作了败类和奇葩的时候,她就已经注定万劫不复了。

     

    我们义愤填膺,绝不容她一丝丝的诡辩。她可能觉得仅仅说出的是自己的感受而已,或者用对比来表达对马里兰大学的热爱和不舍,她丝毫没有觉察出由此会带来的疾风骤雨。在今天这样一个网络横行的时代,网络暴力足以摧毁一切。键盘侠们的快意讨伐、10万+流量主们的潜伏

     

    最为不妥的在于,杨舒平在一个公开的场合,一个全美著名大学的毕业典礼上,说出了于国人和美国人都感到尴尬的所谓真相。

     

    来,我们抽丝剥茧,让杨舒平无地自容。我去过昆明,我一度以为那里的空气才是又甜又鲜;我也去过美国,虽然没有到过马里兰大学,但时常听到到的也是澳洲的风景如画和空气清新,真不觉得紫外线超强的美国,有多么香甜的空气。那么问题来了,美国香甜的空气是如何超过四季如春的昆明的?杨舒平的故乡,从小到大生活的昆明,她竟然天天戴着口罩?我在别人诟病为“尘都”的成都多年,纵然她曾经创下PM2.5可怕到极致的记录,这个城里的人,依然有对她不离不弃的爱。逃离或者谩骂,都不过是自欺欺人。

     

    而杨舒平所谓的美国的言论自由,在多数人看来,这不过是陈词滥调。因为,我们其实都知道,也不知道。我们在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度,没有想象中那样的自由,也没有太糟糕的禁锢和束缚。至少,我们可以为自己的生活而选择,尊严或荣辱,平凡或挣扎,都可以有自己的一方天地。美帝国主义的自由,不是每个华人都能享受自如的。

     

    3-4亿人在美国,13-14亿人在中国,美国和中国的国土面积相当。我一直认为,这样迥然不同的国情,完全没有什么可比性。你看外国的月亮圆,那是因为人人都拥有皓月的皎洁;而在中国,还有很多灰暗的地方,没有月色的抚摸。

     

    而至于历史有没有用,杨舒平同学一定没有认真学好历史。无用的东西,往往作用很大。不是人人都像美国人那样强调实用主义。比如美国人吃汉堡,三下五除二地往肚子里面填,从不讲究过程,而我们还有八大菜系的美味烹调。

     

    杨舒平在一个不适宜的公共场合,做了一场让国人蒙羞的演讲。

     

    用贬低祖国的方式来取悦美国,难逃跪舔美帝国主义之嫌,即便台下的美国人,心中狂欢之余也会在拥抱杨舒平时感到尴尬。毕竟,杨舒平是一个中国人。在中国长大,在豆蔻年华的24岁就历数祖国的罪状,一个对祖国没有感情和感恩的人,称得上是一个优秀的马里兰大学生吗?校长和美国人弹冠相庆,鼓励杨舒平说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演讲,在违心之余或许也深感不安:这样毫无感恩之心的学子,他日也能背弃马里兰大学,不是吗?

     

    跪舔的极致,就是觉得一城一物,一花一树,都永远是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很多时候,在和平时期的奴颜婢膝,看似带着义正词严的腔调说着一些所谓的事实,比如中国的环境恶劣、国人的素质低下,其实质是自我尊严的沦落。

     

    杨舒平已经感到了网络暴力的寒气。5月22日晚,她回应此次事件,称“我深爱自己的祖国和家乡,为国家的繁荣发展深感自豪,也希望今后用自己在国外所学的弘扬中国文化,为国家做积极贡献”。

     

    华夏,是一个国人永远无法逃离的根。我们可以嫌弃自己的母亲丑陋吗?不能!那是无知为耻丧尽天良的恶行,没有谁可以宽容到原谅诋毁自己母亲的人。

     

    我们宁愿相信这里没有阴谋论和利用论。杨舒平只是一个个体,我们用尽全力去讨伐去责难,有时候也换不回来人心的复杂和多样性。但这样的行为,我们也无法姑息。绝不要迷信存在就是合理的,那样我们会迷失是否标准与对错。

     

    写到最后,我还是困惑杨舒平那张充满笑容的脸与狡黠之间的关系,于是又去读了杨舒平的演讲稿:

    “People oftenask me:Why did you come to th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I always answer:Fresh air.

    The air was so sweet and fresh,and oddly luxurious.

     

    杨舒平也许没有辱国,我们量刑过重了。但,我读出了彻头彻尾的谄媚。谄媚比辱国更可怕,出卖的是灵魂。

     

    我们培养的孩子,宁愿他/她在人生之路上遭遇荆棘而彷徨,也绝不要变成媚俗的人。

    微信公众平台:琴深如海


    • 分享到:
    排序方式:回复时间 共有0条评论